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GL百合 >

我家青梅很酸(gl)+番外 作者:爱吃豆腐的羊(下)

发布时间:2019-05-09 21:48 类别:GL百合

青梅竹马
第五十九章 
  我怕在火车站外面打到黑车,人生地不熟的太不安全, 只得出来等公交, 准备慢悠悠地晃过去。好在有一趟公交是直达的, 不需要转车, 就到她们学校正门口, 方便得很。
  虽然以前我从来没有来到这座城市,不过从感情上来讲我对这里一点也不陌生。我有偷偷地了解, 知道这里的历史、气候、地标,只是从未踏足过。
  我按照自己平时的习惯坐在公车后部靠窗的位置, 抓着前排的椅背, 透过干净的车窗向外面看。这座城市给人一种舒适感,街边的建筑鳞次栉比, 路上车辆川流不息,非常典型的大城市景象,却不会令人感到紧张压抑。我甚至隐隐觉得有一点亲切, 连路上堵了二十分钟的车都能心平气和地接受了。
  这个时间段是正常的学习工作时间,公车上返校的人不多, 车厢里非常安静。我这一路都没有好好休息, 这会儿随着车子一摇一晃,眼皮沉得像挂着千斤坠, 脑子也昏昏沉沉,抱着双臂靠在椅背上打起了瞌睡,手指还一直记得掐着小臂,免得真的睡熟了坐过站。
  迷迷糊糊地打了个盹儿, 差不多也快到地方了。离目的地越近,我的心情就越发地难以平静。等到要下车的时候,我才后知后觉地迟疑起来,我这样会不会太冲动了。就这样心血来潮地来找她,会不会有些欠考虑?毕竟我们有很长时间没有直接联系过,我贸然地出现在她眼前,也不晓得她会有什么反应,场面也许会很尴尬也说不定。
  不过开弓没有回头箭,我都已经到她们学校门口了,难道还能直接打道回府吗?
  宽大的校门远远看去就很气派,门口横躺着一块巨石,上面刻着鲜红的校名,底座四周还簇拥着一圈鲜花。
  我随着稀稀拉拉的人流进了学校。主干道很宽,两侧没有特别高大的树木,遮不住头上的太阳,走在路上会晒得有点头疼。
  想着我反正心里有些紧张,不如慢慢地逛一逛,稍微舒缓一下情绪,索- xing -随便拐上一条小径,往学校深处走。比起身旁行色匆匆的学生,我倒真有几分游客的做派,沿着林荫小道一步三回头,一路上都在东张西望。
  可能我正好遇到大课间,路上的人突然多了起来,基本上都顺着同一个方向在前行。我本就漫无目的,干脆跟着他们一起走。眼前逐渐开朗起来,隐约闻到了一股饭菜的味道。竟然跟着别人走到食堂来了。我哑然失笑,脚下一顿打算拐个弯,视线却突然被食堂外的大屏幕吸引了。
  十几米高的屏幕上正在播放校园电视台的新闻,刚才我似乎看到宁冉的脸在屏幕上一闪而过。我不能肯定是不是我眼花出现幻觉,还是认错了人,毕竟我已经太久没有见过她。为了求证,我停下来立在路上,抬头死死地盯着大屏幕,打算再仔细看一遍。通常来说,像这样的画面是会重复进行播放的。
  果然,等了约莫有两三分钟,整段新闻都播过了一遍,又重头开始放起。我一直仰着头盯着,看到画面上出现宁冉的脸时便无法移开目光。这真的不是幻觉,也不是我将别人错认成她。过了这么许久,我终于见到了她现在的模样。我的嘴唇不自觉地颤动了一下,然后被门齿紧紧地咬住,呼吸也急促了少许。
  这时候阳光有些刺眼,屏幕上的画面在太阳照- she -下不太清晰,我得眯着眼睛才能勉强分辨下方的字幕。
  这应当是一条赛后采访。宁冉和同学组队去参加比赛拿了一等奖,比赛结束之后接受学校电视台的采访,一队人站成一排,宁冉在最边上,与她一贯不爱出风头的作风非常契合。
  虽然大屏幕的分辨率有限,我依然能瞧出她眉宇间细微的变化,五官褪去了少年人的青涩,开始有了一点成熟的味道。大体上仍与过去差不多,高挑清瘦,不过整个人的气质更加沉稳了,在回答问题的时候显然要比旁边的队友有条理得多。我实在是对她太熟悉了,硬件条件的影响并不能阻止我用眼睛描摹她的样子。
  周围的环境有些嘈杂,盖住了主持人的声音,我原本只是专注地看着画面,回神后隐约听见主持人在夸奖宁冉,措辞极尽溢美之能事,听得我不禁咧嘴傻笑起来。这夸的不都是废话吗?她有多优秀还需要说?这一点我可比谁都清楚。
  但是笑过之后我又忍不住轻叹一口气,她始终都在进步,从来没有停下过前进的步伐,我不在的这几年亦如是,就像没有受到任何干扰一样。这叫我心中一阵酸楚,既骄傲又失落。和她比起来,我的日子可以说得上是过得浑浑噩噩,连一个清晰的目标都没有,明明手里握着大把的时间,却没有得到充分的利用。
  想起当初她说“你会有很美好的生活,即便没有我参与”,这话放在她自己身上才比较合适。
  我愣愣地看完了采访,低头揉揉眼睛,心中一时意难平,拖着脚步往别的方向去。
  食堂附近分布着好几栋教学楼,互相之间都有一定的距离。而宿舍楼相较于教学楼来说分布就显得密集多了,基本上都连成了一片。
  今时不同往日,我无从得知宁冉的课表,自然就不知道她会在哪一栋教学楼上课。为了省些功夫,我选择了直接去宿舍楼。我记得她拿到录取通知书之后阿芮有告诉过我她被哪个专业录取了,在路上找个同学问问,就能知道她们专业在哪一栋宿舍楼,这可比在教学楼瞎转悠来得快多了。
  因着是头一回来,我在楼宇间打了好几个转,失了几道方向才到了宿舍楼下,抬起头一看,这通体骚粉的外墙真是让我一言难尽。
  按照我初时的想法,这个时候我才应该给宁冉打电话,叫她赶紧到宿舍楼下来。我都直接找上门来了,想必她也不会那么不给面子不见我,或者三言两语就打发我回去吧?尽管当初下雨天的- yin -影仍在,我也怀着一种迷之自信,觉得情况不会比那时更糟糕。
  我抚着胸口舒了一口气,掏出手机翻起了通话记录,以前宁冉的名字总是出现在第一页,点进去就能看见。然而向上翻到最前面我都没有找到,正皱眉时才想起自己都已经换过两轮手机了,而且期间都没有与她联系过,哪里来的通话记录。
  心中暗骂自己蠢死了。遂又点进电话簿,老老实实搜索她的名字。当年我们一起买了第一只手机,号码也是自己亲手存进对方SIM卡里面的。想想这都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
  我兀自念着那时的景象,手机屏幕上突然跳出来一个来电显示,吓了我一跳,定睛一看,却是陶淞年。她还真是会挑时间来打岔。我略微迟疑了一下,还是选择了接听。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