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GL百合 >

钟山谣+番外 作者:吕不伪

发布时间:2019-05-11 22:04 类别:GL百合

欢喜冤家奇幻魔幻前世今
 
文案
 
活泼黏人小妖精×闷骚孤冷大神仙
纠缠三生三世的绝美爱情
女主羽徵,一只鸟妖,胆大心细脸皮厚。误打误撞闯进天界,遇上了隐居世外的美人儿大神仙,一见钟情,从此开始了厚着脸皮追大神仙的旅程。
在这追求的过程中,她还发现了好多不同寻常、耐人寻味的地方~
上神原来你是这样一条龙!
――
羽徵:我要月亮!
大神仙:哦。
片刻之后,两人站在广寒宫前,而嫦娥则哭哭啼啼地飞出了月亮。
大神仙:月亮是你的了。
羽徵:???
――
作者君放飞自己的作品
几乎全程双箭头,年上年下都有
(可能有点沙雕也可能车速有点快)
内容标签: 奇幻魔幻 欢喜冤家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羽徵;昙青 ┃ 配角:敖蔚;承元;沅风 ┃ 其它:
 
  ☆、钟山初遇
 
  “哎呀,这鸟好看,上神是从哪里搞来的这只鸟?”紫衣侍女问着,转头看向了她身边的青衣女子。
  青衣女子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坐了下来,仰着头看着笼子里的我。
  没错,我就是那只鸟。
  说来好笑。我,堂堂一只红尾伯劳,素来以- xing -子凶猛出名,而今竟被关在了笼子里当成玩物供人……不对,供神取乐,实在是丢我们伯劳的脸!
  但我也没办法,只能顺从,任神摆布。一来是因为这个把我关起来的青衣女子长得还挺好看的,也挺厉害的;二来是因为我真切地意识到,本来该过着吃吃虫、斗斗鸟的悠闲日子的我,现在摊上大事了。
  事情要从三天前说起。
  三天前,我经过妖界,遇见了少年时的好友沅风。
  当时我正现了原形,静静地在树上立着寻找猎物,却不想一张血盆大口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我一惊,脚一滑,竟从树上摔了下来,刚落到地上,耳畔便响起了那可恨的笑声。我抬头一看,只见一条黑蛇从地上盘起化作人形,一个俊秀到有些- yin -鸷的少年出现在了我面前,对我笑道:“羽徵啊,你到底要吃几次亏才能长记- xing -?”
  这条黑蛇便是沅风,妖皇的私生子。因为妖皇是个巨蟒,而沅风随了母亲是条不成器的小黑蛇,所以妖皇一向不待见这个儿子,便把这个儿子放养了。
  说起来沅风也是有一点点惨的,但他的这一点点惨不足以消除今日我被他吓到而产生的怒气。
  我气鼓鼓地化作人形,上去就狠狠地捶了他一下,捶得他嗷嗷叫唤了一声。我看他这般模样,更是来气,大骂道:“你有没有分寸啊!我在觅食!你突然张着个大嘴出现会吓死鸟的啊!”
  沅风哈哈一笑,凑到我跟前,吐了吐舌头,然后在我耳边用他那低沉的声音对我说:“正好,我也要觅食。你看你能不能喂饱我呢?”
  我听见这话登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忙闪远了些,也对他调笑道:“说了多少次了,咱俩物种不同,繁衍后代太麻烦了,在一起也没什么意思。你看你这么好看的一条小黑蛇,不如去找个什么清新脱俗的竹叶青或者是冷魅张扬的银环蛇,就别纠缠我一只鸟了!”
  我素来是知道他的心思的,两千多年前,他第一次想睡我的时候,我就知道了。可没想到,都过去两千多年了,他还惦记着我呢。不管我拒绝了多少次都没有用,只要我一回到妖界,他就会以各种各样清奇的姿势出现在我面前,防不胜防。
  沅风似乎很是不在意我说的话,只是凑近了来,对我道:“别啊,你往好处想想,你是伯劳中出名的美人儿,我也是妖族的俊美男子,万一咱俩日后能生出一带着翅膀的蛇出来,得多好看啊!”他说着,又掰着手指头跟我念叨:“这样,你第一次下蛋的时候下两个就行了,你孵一个蛋,我也帮你孵一个蛋;第二次下蛋的时候……”
  沅风絮絮叨叨地说着,我却实在忍不住了,愤怒地握紧了拳。
  “诶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啊?”沅风问我。他终于注意到我面色不善了。
  我强挤出一个和善的微笑,扭头问他:“有没有人告诉过你,和对自己无感的女子说这些话很欠打吗?”
  沅风仍是嬉皮笑脸,竟一把抓过我的手往他脸上放,道:“你打我呀!”
  我这般厚脸皮的人都被他这样没皮没脸的人惊着了:“你真欠打啊!”
  沅风一副贱兮兮的模样对我道:“我就知道你舍不得打我。有人告诉我,女子都是口是心非的,越说不要便越是要!”
  看着他这般坚定的眼神,我真想甩他两个大耳光子上去,只可惜我实在不是什么会用灵力的人,若真打起来,只怕我一身光鲜亮丽的羽毛都得被薅光,实在得不偿失!
  打不过,只能智取了。
  想着,我一把抱住了他,手还在他背后不停地摸索。沅风一笑,对我道:“果然是被我说中了心事吧,这么主动……啊!”他一句话还没说完便叫了一声,一把推开了我。
  我被他推到一边,拍了拍手,得意地看着他:“打蛇打七寸,我可是记得的!”说罢,我一转身便又现了原形,扇着翅膀就赶紧飞离。
  这几千年来我也遇见过不少天敌,历史的经验告诉我,变成人形飞不快,不如化作原型,又省力又神速。可谁知我刚飞上天,就听见背后传来沅风的呼唤:“你等等我!别跑啊!”
  等你?笑话!躲你还来不及呢!
  我回头看了一眼他,只见他正扶着腰艰难地腾云驾雾,似乎是用尽一身的力气在追我。我轻轻一笑,你个地上的小黑蛇论飞怎么能比得了我一只鸟?看谁撑得过谁!
  可我万万没想到,沅风他是一条好学的蛇,几千年来,他的灵力已经比我高出了一大截,而我却依旧在原地踏步。他天生是不会飞的,可他后天的灵力足以支撑他飞个好几天了。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