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穿越重生 >

医刀在手(种田) 作者:遥的海王琴(上)

发布时间:2019-05-11 21:57 类别:穿越重生

种田文穿越时空布衣生活
 
  文案:
  陆公子死之前是个- cao -手术刀的,没想到没累死在手术台上,却死在手术室门口,医闹。
  接着死后穿越了,也是个医药世家,做大夫的危险他是深切体会到了,闹心。
  然而更闹心的是,现在他依旧- cao -着刀,可不是柳叶刀,而是屠刀,因为他现在是杀猪的。爷爷是御医,天子一怒之下,咳咳,大家都懂的吧。
  杀猪就杀猪,三个姐姐已经出嫁,生活无压力。
  可是出嫁的姐姐没想到都过得不好,各个指望他顶起门户,作为小舅子他压力好大。
  成熟稳重国舅攻X爱岗敬业大夫受
  PS:本文比较慢热,还有点啰嗦,除了外科手术的能力以外几乎没有其他金手指哦。
  长度嘛……有点长。
  内容标签: 布衣生活 穿越时空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瑾 ┃ 配角:宋衡 ┃ 其它:
 
作品简评:
陆公子死之前是个- cao -手术刀的,没想到死后穿越了,也是个医药世家。现在他依旧- cao -着刀,但不是柳叶刀,而是屠刀,因为他现在是杀猪的。杀猪就杀猪吧,三个姐姐已经出嫁,生活无压力。可是出嫁的姐姐突然有一天都回来了,各个过得都不好,作为小舅子他不得不奋起了……
本文剧情曲折起伏有之,人- xing -多样有之,世故人情有之,却又不狗血脱线,总体逻辑自洽,世界观在线,结合现实医患关系的矛盾,十分具有代入感。
 
 
第1章 杀猪不归路
  “陆小哥,二两猪肉,要肥瘦相间的,肥的少,瘦的多,但肥的不能太少,瘦的不能太多,就跟以前一样好了。”一个杏眼俏皮的少女挎着篮子站在一个猪肉摊前,声音脆生生的。
  她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猪肉摊后穿着短布襟的少年,眼里带笑,眼中嘛……
  “哎哟,我说兰花,你就直接说跟以前一样二两猪肉不就好了,讲那么多做啥?”旁边卖豆腐的张三撇着嘴调笑道。
  兰花直接翻了个白眼给他。
  “嗨,那不是为了跟陆小哥多说两句,姑娘家心思,大娘懂。”另一边卖菜的大婶笑呵呵地说,这直白的让兰花的脸颊微微变红,但她的眼睛还是大胆地看向- cao -起屠刀的少年。
  不过陆小哥却没有抬眼看她,只是拿起刀,那刀特别的薄,跟其他屠夫手里完全不一样,似乎锋利的很,只见少年在肉摊上看似随意地划了两下,就拎起一条红里带白,条顺漂亮的五花肉到了兰花面前。
  “哦,怪不得,自打小陆改到这儿卖猪肉,你也天天往这儿跑,我还道小陆这里的肉跟梁大那边的不一样,原来是那什么醉……醉了不是因为酒,是这么说的吧?”张三挠了挠后脑勺。
  兰花闻言立刻啐了他一下,鄙夷道:“那叫醉翁之意不在酒,你懂什么!”
  “我懂,我当然懂。哈哈哈——原来你也知道呀!”张三大笑了起来,连同周围摆摊的大叔大婶也忍俊不禁,戏谑的眼神看着兰花和陆小哥。
  兰花愣了愣,顿时明白过来,微红的脸蛋迅速变得通红,眼神却不敢再看陆小哥了,而是落在猪肉摊上,那拎着五花肉的一只手。
  那手真好看,骨节分明,细长的,总觉得不该拿刀应该像自家爹一样拿笔才是。
  见兰花迟迟不接,陆瑾忍住抽嘴角的冲动,将肉往兰花跟前递了递,提醒道:“你的肉。”
  “啊?哦……哎!”兰花回了神,看见陆瑾那一副无语的模样,顿时为自己的发傻羞地无地自容,跺了跺脚接过五花肉放进篮子里,捂着脸跑了。
  小姑娘家的跑得还很快,转眼就没影了。
  等等,这姑娘还没给钱!
  陆瑾抬起了尔康手,那嘴角终于抽了起来,心道那么害羞干什么,学学后现代女- xing -那子弹不穿的脸皮才行啊喂。
  没错,陆瑾是个穿越者。
  看他切肉的手法就知道他是靠刀吃饭的。
  的确,靠的是手术刀。
  想当初他陆瑾可是外科手术室的一霸,常年- cao -着各种手术器具,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天蹲在手术室里,一天二十四小时有十六小时在术中,靠的是什么?
  是对救死扶伤的热血,是坚持就是胜利的毅力,每年执着地过着双十一!简单点说,以爱发光,他喜欢自己的职业和使命,感觉特别伟大,白衣天使嘛。
  不过后来他死了,不是累死,饿死,猝死,抑郁死……而是在手术室门口被一锥子砸死的。
  十二小时紧张的手术依旧没能从死神的怀抱将病人抢救回来,所以他该死。
  呵呵,天使就是个屁。
  死了也就一了百了,不过没想到上天给了他一次机会,穿越啦。
  身体已经被火化,自然就是魂穿,醒来后他花了点时间弄清楚了周围环境,美滋滋地发现还是个官宦子弟,家有恒产,吃饱穿暖,真是可喜可贺。
  幼童模样,也不用拿什么失忆装傻充愣,非常和谐地融入了这个家庭。
  不过唯一让他郁闷的是,他祖父是个御医,太医院院正,他爹正在他爷爷手底下讨生活,听说马上就要子承父业。就正常成长轨迹,作为陆家三代单传,陆瑾依旧逃不开救死扶伤的命运。
  于是陆瑾过着内心有些小抗拒,却照旧被逼着读医术,认草药,背不全挨手心的纠结日子。
  不过没过几年,他就再也不用纠结了,论天底下的大夫哪里危险最高,毫无疑问就是御医呀!
  六年前他不过十二岁,某一天,父亲大人被天子直接打入了大牢,颤颤巍巍已经退休的祖父四处奔波却换来了他的一副骸骨,以及一纸罪书。
  接着革职抄家,烧书焚药,陆家上下被驱逐出京,一辈子不得行医问药……还得谢主隆恩,网开一面。
  陆瑾再也不用当大夫了,可内心却悲愤地恨不得拿起手术刀冲进皇宫扎死那昏庸无道的小人!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