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浮白 作者:炫然琰

发布时间:2019-05-01 22:30 类别:古代架空

青梅竹马江湖恩怨未来架空
 
文案
 
 
一个被逐出山门的和尚
一个受尽宠爱的六皇子
一个突然死了的方丈
一个嗜酒如命的剑客
一个名动一方的小倌
一个忽悠成- xing -的算命瞎子
 
内容标签: 江湖恩怨 青梅竹马 未来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浮白 ┃ 配角:众多 ┃ 其它:
 
 
第1章 第 1 章
青山寺后山住了一个被逐出寺院的小和尚,从他头上半长不长刚能束起来的发看来约莫被逐出寺院已有年头了。
话说这青山寺乃大梁国第一寺庙也,香火绵延多年不曾断过一时半刻,客旺香高。举国上下,从皇亲国戚到山中樵夫无不慕名而来,只因那寺中香灰有活死人肉白骨之奇效。然而这香灰虽如神药,却少不得以那后山一处泉眼之水服用方能药到病除,否则如水中捞月皆徒劳无功。
后山中那处泉眼名唤“三色泉”,因那泉中之水置于泉中之时为雨过天晴云破色,取水出之时为狂风落尽深红色,入口之时为墙外春山横黛色而得名。
因这泉被一姓孔的人家偶然发现,又因缘际会和那香灰混做一处,解了多年缠身痼疾。口耳相传,远近闻名。
这期间还出了一桩趣事,不知哪朝哪代,有一伙强盗霸占了这泉眼,将那姓孔的人家赶走,封泉漫天要价,可许多人买回服后却一点不见好转,反倒一命呜呼撒手人寰了,官府将那强盗缉拿归案秋后问斩。那泉又回到了孔姓人家的手中,复见其神效,后人再不敢夺也。
朝代更迭,到了这大梁年间,孔姓之人只有一脉留在此山中,其余都不知散落到哪里去了。这留守的孔姓只有一个独子镇守山泉,话说这独子姓孔名浮白字斯年,因降生之时青山寺大殿佛光普照,这才入了寺做了一个敲钟的小和尚。
孔老爷子一看这独子剪了三千烦恼丝要遁入空门,不能让孔家无后,遂取了一年方二八的黄花闺女,新媳妇刚进门原配夫人就得了疾病还没喝上新人敬的茶就去了。过了三年,孔老爷子把新人抬了位,又晚年得子,自是老夫少妻恩爱自是不提。
这做了和尚的孔大少爷多年来也不曾归家,恐怕爹俩见面都不知道你是我爹我是你儿子,时间一长住在县城里的孔姥爷自己都忘了还有个出家多年的儿子了。
又是一年三月十五,青山寺讲经布法,不料这经还没开始讲,方丈就被人吊死在禅房里了,恰巧当今圣上永安帝也在寺内,和方丈是莫逆之交,下令彻查此事。一番审问众人都将矛头直指前几年被逐出寺的空觉小和尚。
众人不知是何缘由方丈将人逐出寺院,只记得那和尚临走之前极尽恐吓威胁之词。永安帝派最喜爱的六皇子岁宴前去将那小和尚带来问话。
这一日天朗气清,三色泉旁一绿衣少年正躺在竹椅上闭目眼神,耳朵一动,竹林外几人脚步声朝这边走来。书下那少年嘴角轻佻,逗猫似的,翻了个身,继续眯着,脸上的书被风吹了一页,那画面简直不堪入目,其上是春宫图而且仔细辨认还是一群男子在野合。
一红衣侍卫腰上令牌反着光,上前说道“你可是青山寺的空觉和尚?”
竹椅上的少年仿若被吵醒了一般,抻着懒腰,打着哈欠,做作至极,“哎呦~你这厮,好生鲁莽,哪有这么问人家姓名的,吓得我心都快跳出来了。”这声音比宫里的太监不遑多让,细尖,还带了一点女子的撒娇软嫩,让人想上去踩上两脚再揍上两拳方能舒坦。
“你可是青山寺的空觉和尚?”侍卫又问了一遍。
少年不回答了,坐起来,脸上的书也掉到了地上,两个男子坐在摇椅之上行那龙阳之事,叫站着的人撇开了眼。
好一个好色和尚!
“你叫你旁边的那个公子问人家,人家就告诉你。”那少年嘴里叼着发带,拢了拢咧开的衣服。
“大胆!”另一个侍卫吼到。
没想到那少年刚才还花一样的,转转眼间就泪如雨下,嚎得岁宴没了耐- xing -,“闭嘴!”
脸上还有未干的眼泪,那少年哭的打嗝了。
“你可是青山寺被逐出来的空觉和尚?”六皇子负手而立,风吹过竹林沙沙作响,那竹椅上的少年打着嗝,一双狐狸眼秋水横波,若是女子定能祸国殃民,这副皮囊托送到男人身上就不免有失阳刚之气,太过- yin -柔了些。
“你这人,既然都是被逐出山门,自然不是空觉和尚了,此时的我名叫孔浮白,这三个字你随便怎么叫都成。既然前来找我,多半是老秃驴嗝屁了,肯定是那一帮小秃驴嫉妒我的旷世之姿,说我被逐出山门前诅咒老秃驴了。”少年终于起身,弹了弹身上的落花,“与你走一趟也无妨。”
好不要脸的和尚!
“哎,那群小秃驴说没说我是怎么骂老秃驴的?”孔浮白拉着六皇子的衣袖,整个人都贴了上去,伸手摸了摸他的胸口,还卷着人家的头发玩。
六皇子拽过头发,扯了扯袖子,拽不开,一用力,撕拉。
“哎呀,阿弥陀佛,罪过啊,施主这竟然断袖了!”刚才还说不是和尚,这回倒是一口一个阿弥佗佛了,身后的人把脸转过去,不想在主子面前失礼。
好轻浮的和尚!
六皇子冷着脸,手上用力,直接卸了那和尚的下巴,耳边再也没有聒噪的声音了,舒坦。
孔浮白眼泪汪汪的,跟在六皇子身后扯着人家的衣服当手帕。
 
 
 
 
 
第2章 第 2 章
青山寺门外虽重兵把守,然而却不可拦截进香之人,就算天皇老子也没有这个权利,因为这寺的烟火断不得。只不过往来的人进进出出都要严加检查才肯放行。
头顶的日头如一团炽火,孔浮白早已汗流浃背,薄薄的绿衫如从河水里打捞出来一般,那绿衫紧紧贴在他后背上,曼妙的身姿一览无余,这般白松松娇嫩嫩的前小和尚简直堪比再世龙阳。
可惜娇花开得再艳无人欣赏也是白搭,庙里的和尚敲着木鱼,一副清新寡淡的样儿,看这人和那白嫩嫩的萝卜无甚两样。再说那如门神的侍卫门也大气不敢出,恪尽职守就怕被主子爷挑出刺来,不敢出半点差池。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