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怨春风+番外 作者:西辞青山

发布时间:2019-05-02 21:45 类别:古代架空

阴差阳错
 
  文案:狗血脑残文
  傻逼腹黑攻x迷糊替身受?
  秦稹,萧银(小槭)
  某渣攻一边在床上搂着他叫心肝宝贝,一边在心里还想着他哥。
 
  内容标签: - yin -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秦稹,萧银 ┃ 配角:寄寒,萧粲,秦黎 ┃ 其它:
 
 
第一章 
  地白风色寒,雪花大如手。
  晟京的初雪,如期而至。
  衣衫褴褛的人跪在雪地中瑟瑟发抖,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朔风呼啸声中夹杂些钝器挥舞声。
  蓬头垢面的人绵延不断被押上断头台,精壮的刽子手在冰天雪地里赤胳膊擦热汗,忙碌着将一条条鲜活的生命送往轮回之境,血流如柱,肉渣横飞,肝脑涂地。
  刑场四周设有专门的监斩台,高高坐在台上欣赏的,自然是新政权的新贵们。
  曾经遥不可及,不容侵犯的人上人捆得像粽子一样在砧板上任人宰割。
  觥筹交错,成王败寇,一方春风得意,一方风中秉烛。
  砍完最后一颗脑袋,酒也喝得差不多了,热闹也看够了。
  余兰舟提着新皇圣旨昂首而立,众人齐齐跪下。
  老太监尖细的声音格外刺耳,异物在咽喉处来回折腾,萧粲浑浑噩噩听完,接过圣旨,终于叩谢圣恩。
  徒步走回被圈地为牢的宅院,萧粲扶着门将那在腹中徘徊的异物尽数呕出。
  “殿下!”萧银闻声飞奔过来,扑在萧粲身上,泪眼汪汪地望着他。
  当初宾客盈门,门庭若市,父母亲友俱在,如今只剩两人在这异国他乡相依为命,如履薄冰,今天亲眼目睹故国旧人相继惨死,腹中又是翻江倒海,异物早已呕吐,肚里的酸水伴着干呕声稀里哗啦地流出。
  萧银蹲在他身旁,帮他慢慢拍着背顺气。
  “阿银,又挨打了?”萧粲轻轻抚摸着萧银的脸,韶颜稚齿,眉眼如画的小脸上印着骇人的巴掌印
  萧银挤出淡淡微笑,“不疼!”
  “哎!”萧粲轻叹一声,轻轻揉着他的脸,所有不甘、怨恨、痛苦,只有化作一声叹息。
  两人互搀着进屋,升起火炉,关上门,外面的一切与他们无关。
  萧银欢欢喜喜将早已做好的糕点殷勤地递到萧粲手中,他躺在软榻上虚弱地摇摇头,唇无血色,脸如白纸,看得萧银心一阵绞痛。
  “殿下,这是我亲手做的,您吃一点吧,我还熬了一点粥,您要吃吗,很好吃的!”萧银趴在一旁轻声问道。
  萧粲艰难地扯起嘴角,“阿银,我已不是什么殿下,早就让你改口,当心祸从口出!”
  “嗯!哥,阿银知道了!”萧银乖巧地点点头。
  替萧粲盖上毛毯,见他双眼紧闭,萧银才从暖屋中退出,因被编入贱籍,本要罚做贱奴,发配边疆做苦力,是萧粲到处奔波,倾尽全力将他保住,毫发无损留在身边。
  萧银生得貌美无双,年纪又小,雌雄难辨,在南都时就声名远播,招来不少登徒子,替他抵挡祸端,护在身后的永远都是那温润如玉的景王殿下。
  国灭,家破,淮朝已成故国,景王殿下成了南景侯,没有变的是依旧要将他护在身后。
  萧粲的身子越来越差,总是手脚无力头晕脑胀,到晟京后,咳嗽更是不断,好几次咳出血,看得萧银心惊胆战。
  现下是寄人篱下,身处狼窝之地,处境与以前早已是天差地别,能活几刻,谁也说不清。
  相比担心还能活几日,萧银现在更担心的是萧粲的身子,这大囚笼周围,外面有重兵把守,日夜监视,好不热闹,里面却寒风凛凛无比萧条。
  风雪交加,屋内的咳嗽声不断,哥那单薄又多病的身体怎么抵挡到了这寒风。
  萧银看了看罐中的药,该换药了,他的本来身子就弱,今天在外面呆了大半日,老毛病怕是更加严重,思虑再三,还是应该出去找个大夫瞧瞧。加好熬药的碳火,裹上披风,他低着头匆匆向门外走去。
  “做什么?”门外的守卫果然拦住去路。
  “我家主子病了,出门请个大夫而已,很快便回!”萧银将碎银塞入那守卫手中,蹦似得后退几步,那人只是形式上问问,守在这有段时日,这里面算熟悉,同时对萧银也是觊觎已久,每次出门总少不了要对这娇艳的少年一顿调戏。
  “嗯,快去快回!”那守卫挑眉,边说边在萧银细腰上捏了捏,萧银吓得连忙逃开,狼狈的模样惹得后面那些人肆意大笑。
  萧银裹紧了披风在雪地上疾行,这寒冬腊月的,家家户户基本上关门闭户,街道两边有商铺营业的寥寥无几,寻了好几处,终在街角处看到一家药铺。敲门进去,抓了药,萧银费了好大一番口舌请得一位大夫愿意前去就诊。
  一老一少冒着风雪出门,风雪比刚来的时候更暴烈,银雪越铺越厚,大夫堪堪走出几步,死活不愿继续前行,萧银急得面红耳赤,哀求道,“大夫,人命关天,您行行好,很快就到了。”
  老郎中连连摆手,无奈道,“小公子,这雪大得是寸步难行,老夫年老体衰实在经不起折腾……”
  萧银又气又无奈,只得任他转身往回走,拽都拽不住,留下他茫然无措站在原地。
  萧银攥紧为他哥抓的药,匆匆往回赶,请不到大夫也没有办法了,只能暂时回去将药给萧粲熬好,先缓一缓。出来时间也不短了,天渐渐变暗,萧银走得匆忙,没注意脚下,突然向前扑去,狠狠地摔在地上,药包从怀里滚出,洒落一地。
  来不及顾及身上的疼痛,萧银连滚带爬站起来,心疼地把地上的药渣捡起来。
  “啊!不要……”一阵尖叫声划破静谧的街道,还未寻那声源处,一道身影重重地从高处摔在萧银面前,倒地之人耳鼻喷出的血洒在雪地里,那股热血被雪映衬的格外妖异鲜艳。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