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知否 作者:江南笙

发布时间:2019-05-02 21:48 类别:古代架空

虐恋情深情有独钟
 
  文案:
  “你看那俗世浮华弱水三千 我偏偏望入一双不染红尘的眼”
  和尚攻×花妖受
  短篇短篇超短篇///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知行,南征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壹】姑娘
  姑苏城畔的寒山寺坐落在半山腰,说高倒也不高,却总被那山上氤氲一片的白雾缭绕着,便好似入云一般。香客总是要沿那苔痕斑斑的石板路绕上来,距离近了,才方可把那不大不小的寺庙看清晰。
  每日清晨庙里钟声悠扬,便可唤醒整座青山。鸟雀受惊纷纷飞起,鸣叫着扑到那无尽天空的云里雾里,好似点点浓墨不小心溅在杂色的廉价棉絮上。
  香火说不上旺,阶上寥寥几行踏步声终究还是勉强维持了庙中人的生活。寺里统共便没几张嘴,再加之那做师父的坚持采山上野菜给寺里徒儿们做斋,好歹还是剩下了香火钱,好让那尊尊古佛前的烛火长明不熄。
  “知行,今日的经可抄罢了?”
  闻言,那一直从后院扫过来的扫帚竖了起来,执扫帚的人也直起身来。久弯的腰背忽然挺直激起脊上酸痛,他便极快地龇牙咧嘴了一阵。这才寻着空子抬手,草草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又恭敬地向说话人致礼。
  “还未。待把这院子扫完了便去。”
  师父听了,四下一看又摇了摇头。“没什么可扫的,你去吧。”
  “是。”
  所谓“没几张嘴”,不过就是那忘尘法师和两个没姓的徒儿。大一些的名唤知行,小一些的称作知止。——出家人断尘世情根,这对儿兄弟也不知是何时入的寺,也早弃了俗世的姓名,不过法师赐了个名号作称呼罢了。
  知行将那一个字说罢,便小跑到寺房旁,把手中扫帚靠着墙搁下了。随即简单地三两下拍去手上灰尘,从小道绕回自己房里去了。
  山上盛竹,这寺院里更是竹林处处。早春时节,经末雪洗浴的竹子嫩翠嫩翠,又添斜阳从叶隙间流泻而入,清风拂面便是无尽温柔和煦。不乏新生竹笋在春雨浸润下破土而出,在繁茂的高竹间越发可爱。竹间一条小道,看不到尽头,通向的便是知行的卧房。
  本打算顺路去旁边看看知止在做什么,也可以叫上他一同抄经。但看对方也不知盘坐在房前地上做些什么,也不好打扰,便只是侧目看了半刻,就转身进了自己屋里,轻合了门。
  时近傍晚,钟声又洪厚地响起来。知行研好墨,不经意地抬头向窗外看了一眼。他卧房的窗口种了一树海棠,此时正傲然开放着。缺了几分妩媚之气的花香很快被墨香压过去,他也没太留神,抬笔静心抄经了。
  有风吹过,携几瓣海棠落在纸上,不影响书字,他便也无甚顾及。恍惚中好似听到知止在和一个陌生的女声交谈,也只当是有新施主来,全心醉在行行字迹里。
  待再回过神来,对方已敲了许久的门。
  “知行,该吃饭啦。”知止拖着嗓子叫道。
  “就来。”知行随口应付了一句,笔下仍聚精会神地抄写着当页最后几个字。他丝毫不改书字的速度,待耐心落下最后一笔,才仔细地在笔洗沿上抹去余墨,在知止再次高叫起来之前起身去了。
  寒山寺的两个弟子用过斋后,还要跟着忘尘法师上一个时辰的晚课,再回房时天早便黑了大半。不像深冬时那样要挑着纸灯,透过竹叶投- she -进来的皎洁月光早便把那条小道照的清清楚楚。
  两个人就并肩走过去,一边笑谈着课上的内容和这一天遇上的趣事。话题往往都是重复了,无异乎课上忘尘法师念错了哪个字、哪位香客又在青苔上滑了一跤之类,倒也年复一年贯穿了几番春秋,辗转枯燥间便不经意成了岁月静好。
  “诶,知行,你相信这世上有妖神吗?”知止面上笑容忽然默下来,正视着前方问道。
  “师父说……”知行清了清嗓子,端着腔调正要回答就被知止打断了。
  “那是师父说的,我是问你。”知止回过头来望着他摆了摆手,难得严肃地说。
  “信啊。”他狡黠一笑,旋即半调侃地搭上对方的肩,“怎么,你遇上了?”
  “……”知止低下头去思考了很久,最终还是摇了摇头。他嘴角稍有些僵硬,笑容便自然显得几分勉强:“没有啊,我就问问。”
  “……你是不是又读那些书了?”知行忽然想起知止藏在床下的那一沓绘俗尘世事的画本,皱了皱眉道。
  “我没有!”知止立刻涨红了脸否认道。知行也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在自己房前驻足道:“早些休息。”
  “嗯。”知止答的好像有些心不在焉,但还是点了点头转身进了自己的卧房。知行虽有些奇怪,还是将疑惑压在心底。
  屋里有些昏暗,仅靠窗的那方书案上的红烛正燃着一簇明亮。他来到书案前坐下,打算抄完那本所剩不多的经文。
  他正要研墨,抬头时目光却忽然被窗前那树海棠吸引去了。花瓣微垂着好似浅睡着,一阵风吹过似卷起那海棠的温柔呼吸。他出于心中那忽然生出的好奇而把烛台抬起来些,照得那海棠睡颜更加清晰。
  忽想起之前灯节师父带他们下山,看到过一个极好看的花灯。画的什么纹样早已记不清楚,那两行墨迹却还历历在目。
  “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
  虽说这诗句所表达的心思不该是出家人所有的,他仍倾慕于吟诗人的情怀。这样一想,他此时的行为,也属于“故烧高烛照红妆”了吧?
  正这样想着,面前海棠似是摇动了一下。他本以为是风吹所致,谁知这树竟摇的厉害起来了,面前还隐隐浮出一个人影来。
  ……这是见鬼了?
  他怀揣着一半的鬼神之事不可信和一半的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一边默念着阿弥陀佛一边狠狠地闭上了眼睛。而再睁眼时,面前人影却并未消失,反而是清晰起来,渐渐变成一个身着红衣的姑娘。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