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求生 作者:ATMAN

发布时间:2019-05-04 21:14 类别:古代架空

情有独钟传奇东方玄幻天作之合
 
  文案:
  起初,小王爷的救命恩人告诫他只有做好事才有的话路。
  于是,作恶多端的小王爷摆起了粥摊子开始行善……
  后来,小王爷的救命恩人奉劝他只有跟他做交易才能有甜头。
  于是,聪明狡猾的小王爷终于出卖了色相开始做买卖……
  再后来,小王爷的救命恩人胁迫他只有叫的好听些……
  于是,守身如玉的小王爷终于做了下面那个。
  PS:这是一个短命受受和不老不死攻的故事。
  诗阳:我这个人很倒霉
  关月:无碍
  诗阳:我疯疯癫癫,心智不全,作恶多端
  关月:无妨
  诗阳:我……短命鬼
  关月:正好我匀点给你。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传奇 东方玄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诗阳,关月 ┃ 配角: ┃ 其它:小悬疑,小鬼怪,小可爱
  此一时
 
 
第1章 求生(1)
  守昌国,疆域辽阔,地大物博。
  简单说,就是大。经过几代皇帝的征战和兼并,中原、江南、塞北、岭南,共九州,四十五郡全被囊括进版图内。
  但这疆域大,也有不好的地方。
  比如吧,皇帝在皇城下了一道密旨,由已经坐在快马上的骑队将士带走,直奔目的地。连天连夜的跑死了几匹马,将士三魂颠去了两魂半,费了半个月才能送到边疆。
  可是,这凡事都是有例外的。
  消息不好传播的缺点,这近几十年间也有几次例外。
  第一呢,就数新皇篡…继位之时。
  先皇驾崩,新帝继位。
  是日,登基大典。
  天未亮,启明星刚刚升起。整座皇宫甚至皇城都焕然一新。礼部官员带领百官已经按照规矩,祭过了天、地、农。走罢了冗长繁杂的一套程序,陈列在擎明宫殿下。
  不一会,启明星渐落。洪亮的钟鼓鸣声打破了肃穆的安宁,随之通报声音响起:“开宫门——”
  正对东方的铠凰门被数人推开。
  钟声过三,门外仪仗停步。身着墨色烫金衮服的人下轿,他走的缓慢,且步伐均匀。随着脚步,衮冕上的鎏金珠串因摆动而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
  可当这人走到一行重臣面前时,确实是惊得他们腿脚一软,险些坐在地上。
  这…这皇帝……不是要登基的那位啊?!
  “二…二皇子!!!”那三朝元老的太傅是唯一一个可以说得上一句话的人了。而他现如今也没心思想着那本该出现的大皇子在何处了。
  在场的重臣皆骇的脸色煞白。聪明点的都知道,看这新皇合身的衮服都该明白,这场篡位,谋划了很久,而且,很成功。
  鎏金珠串遮盖的脸抬起,因为背光,- yin -影依旧没褪去,听见这话,也没做停留,又顺着那百级台阶向上走去。
  当然,太傅也没有胆子再开口,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将额头贴在地面的手背上,惶恐道:“我等恭迎陛下!”
  礼乐飘飘,百级白玉石阶之上的人终于转过身来。此时正是新日升起之时,曦光泛红,那第一缕阳光穿过铠凰门,正照- she -在高殿前的新皇身上。衣袍上的九条五爪龙纹泛着金光,鎏金珠串下的面容年轻俊美、器宇轩昂。
  “拜——”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再拜——”
  ……
  这新皇登基的消息迅速传遍举国上下。诸郡掌令听说这昨天刚过,即位的皇帝就忽然换了人,更是把那密报来来回回看了个七八遍,拆开了一个字一个字的读,连个标点都不敢放过。
  第二呢,就是新皇登基后封了个小王爷。
  这小王爷名阳。跟着国姓,唤做诗阳。至于为什么这个消息不胫而走,主要有两个原由。
  首要呢,是这个小王爷本来是个没有姓的阶下囚。不但被赐姓,还成为了新皇继位第一个被封的人。
  其次就是,这个小王爷是新皇的宝贝弟弟。谁也招不得,惹不得。因此长期被惯着,成了国家级的大恶霸,市井常流传着小王爷恶贯满盈的故事。
  这百姓原本就爱听些个宫闱里面、皇亲国戚的事儿。时间长了,也就零散着被传遍了守昌。
  第三呢,也是关于这小王爷。
  从被封的十五岁至今,刚刚满十九岁的小王爷大病了一场。这并不稀奇,稀奇的是,病愈后…小王爷竟然开始行善了!!!
  先是在铠凰城内,摆了记牌施粥摊儿。自己也系了个围裙,拿了只盛粥的勺子干的热火朝天。
  但这施粥摊刚一摆出来就又引起了一场争议。
  摆出的第三天,这事情甚至还被提到了朝堂上。
  当时各部已经秉完事,诗霖正等着退朝。却发现朝堂上众臣脸上都是愁眉不展。
  “还有事秉奏?”他向下望去,目光所到,大臣们的笏板抖三抖,都相互望着没敢直说。索- xing -,所有人都看向一边打哈欠的丞相身上去。也只能指望着他说这档子事儿了。
  丞相哈欠打完,忽然发觉自己接了这事儿。也是不负所托,直望着宝座上的人,笑眯眯道:“秉陛下,小王爷摆个粥摊子活生生摆了两里多地。”
  说到这,铠凰城的掌令出来插了个话。“这小王爷施粥济民,心怀天下,是咱们守昌的福分。”
  “是福分~重要是我等无福消受啊。”只看见听到这的皇帝,脸色有些发黑。在场的人都憋住了笑,不敢评价。
  还是只有那不怕死的丞相,又接着说,“您顺着这粥摊儿走,都能走出城门去。这摊子不但长,而且它排数多!再说了,咱们这城里的乞人极少,现在整个铠凰城里除了粥摊还是粥摊,除了小王爷还是小王爷。这不,今儿个一大早,各位大人来上早朝连个马车都走不了,都跑过来的。”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