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BL同人 >

[剑三]道途生灭+番外 作者:归珩

发布时间:2015-04-15 23:00 类别:BL同人

仙侠修真相爱相杀布衣生活阴差阳错
 
 
文案
 
他是清虚门下的道长,天资卓群,处处受同门师兄师姐照顾,师弟师妹尊敬。却也曾被未婚妻所不喜,义无反顾的逃了婚。
 
长在江南商贾之家,却入纯阳修行,了断尘缘。
 
入世修行是安史之乱之时。
 
师出名门如何?天资过人又如何?在这乱世仍渺小得不得了。
 
他的道,他的剑,为自己不为苍生,只为心中所念。
 
若是连珍视之人都无法保护,还修什么道!?不如身染业火,杀个痛快!
 
出世时,已忘情。入世时,正钟情。
 
通俗版:这是一只英俊的咩,在门派里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可是一直被抛弃从未被超越,苦逼的下了山发现山下烽烟四起,要怎么办?是去找逃婚的媳妇儿,还是去为世界和平(雾)出力?
 
那个藏剑的二少爷你还能再二一点?
 
师姐凶残,谨慎对待。
 
听说七秀没男子是因为都是些女汉子?
 
凌将军你这么叼你家里人造吗?
 
食用须知:
 
CP:叶韩逸X沈临鹤
 
剑侠情缘三同人文,以游戏设定为背景,无游戏系统,男主文,变态有,黑化有。中途【可能】虐,但是一定会给每一个角色一个负责的结局。作者文笔不好,脑洞奇大,坑品不良,不喜勿入。
 
如果以上这些你都能接受,那你就是我真爱,么么哒。
 
内容标签:布衣生活 阴差阳错 仙侠修真 相爱相杀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临鹤 ┃ 配角:沉月,叶韩逸,凌婉,唐无念,沈仁泽,景荷 ┃ 其它:剑三,道长,藏剑,剑道
 
前篇 沈家旧事
 
前篇 第一章
 
沈家宅院每到过年时总会热闹非凡,尤其是最近几年。一是沈家老爷过年会从外地回乡,二是沈家本身人多,也算是富甲一方,自然而然就这么热闹。
 
不过今年沈家比往年安静得多,但却变本加厉的奢华。一打听,原来是沈家来了贵客,怕吵着贵客,也不想失了名头,想在贵客面前展示沈家的资本,所以才变得低调奢华。
 
问那位贵客是谁?
 
这个倒没人透露,不过听说是个道姑。
 
左邻右舍纷纷猜测,说此人多半是纯阳宫来的。
 
如今正值大唐盛世,纯阳作为国教在百姓心中的地位很高。有的人不远万里到华山参拜祈福,每年都会有纯阳弟子下山进行入世修行,百姓无一不似称他们为行侠仗义豪客,一身蓝白镶件的道袍纤尘不染,如神仙大能救人于水火之中。其中最有名的还是纯阳五子,个个皆是心怀天下,大家都传言他们五人终有一日是会修成神仙的。
 
于睿听着这些流言有些无奈,百姓们将纯阳吹得神乎其神。不过还好,恰逢盛世,各大门派林立,纯阳不是一家独大,不至于引来祸患。
 
她以前游历天下,自然,还怀着一点点能够见到大师兄的小心思。幼时,她时常听人提起她的大师兄,便觉得她的大师兄是最强的。于是她便立志要嫁给她的大师兄。
 
虽然,她根本没见过谢云流。
 
她是个坐不住的人,兴趣之一便是走遍天下去看不同的地域风貌。不过这次,她是出来躲人的。
 
卡卢比。
 
开元二十二年,她曾深入歌朵兰大沙漠去探查地貌,还带回来了一个人,那人便是卡卢比。之后的事,她并不想过多提及。
 
自她留书出走后,卡卢比上纯阳找过她,她皆是避而不见。如今卡卢比已是明教“夜帝”,可他仍每年上纯阳只为见于睿一面。
 
没有办法,于睿又出门游历。恰逢沈家老爷沈仁泽上华山祈福,便邀请于睿去江南游玩。
 
这沈家老爷也算和于睿谈得来,天文地理,旅途奇遇,每每上纯阳,总能和于睿相谈甚欢,加上沈家本来是供应纯阳弟子衣袍布料的商人,也算和纯阳宫有那么些交情,一来二去,两人自然地成为了友人。
 
不过这沈老爷,年轻的时候的风流韵事可是不少,某种意义上说沈老爷还能活得潇洒,卡卢比也算仁慈。
 
事已至此,于睿便沈仁泽同行至江南水乡,在杭州沈家小住。
 
于睿素来不喜铺张奢华的过场,只要是自己感兴趣的事,多累多苦也不会有怨言。尽管沈家今年已经低调得不行,但是那些送到于睿房里的“清粥小菜”无一不是在彰显着这个家族的奢华,对于睿来讲,还是太过了。
 
杭州的落雪来得比北方晚很多。
 
这日,房檐上已经积了一层薄雪,一个雪白的团子坐在门槛上,仔细一看,竟是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估摸着只有七八岁,眉目如漆,像是画中仙境里的童子,看着这漫天飘雪,却是板着一张脸,那种小孩子故作老成的样子,真是可爱得不得了。他像是一个人在想些什么,又可能只是在发呆,不过是个小孩子,倒也没什么在意他。
 
于睿做完早课后便想着出门觅些有趣之事,半途飘起了小雪,虽不及纯阳之雪凛冽,倒也透着江南的温婉,别有一番趣味。又恰好行至一处偏僻小院,难得清净,想进门叨扰片刻,讨口热茶喝,便见这个雪白的团子坐在门槛上,心下欢喜,便生出了几分逗乐的心思。
 
想到这里,于睿便走进了院子,待走近了,坐在门槛上的团子才呆呆地转过头,看着于睿,漆黑的双眸里没有什么感情。她这才看清楚,这孩子生的一副极好的容貌,却有些消瘦,看着有些可怜,两片薄唇抿直成线,面相上来看竟是个寡情相,一生亲缘寡淡,恐六亲不认,可一身是难得一见的好根骨,若是拜入纯阳门下,将来的造化确是无人能测。
 
那孩子盯了于睿好久,才有些唯唯诺诺地开口道:“神仙姐姐……?”他的语调生硬而呆滞,像极了那些因为意外而失了心智的孩子,不过唯一不同的是,那些孩子没有他这般清明的眼神。他的样子落在于睿的眼里,于睿心下一笑,这孩子倒是有趣。
 
她伸出手,示意孩子过来,可那孩子的身体微微颤抖,眼神里又多了一分警惕。鬼机灵,于睿暗笑到,随即又收回了手,她从来也都是随缘,也不说要强求什么。
 
于睿并未踏出沈宅,这处小院仍是沈家的,想来这应该是沈仁泽不知道排第几的儿子,环顾四周,没有一个丫鬟婆子在旁照料,这孩子一人坐在这儿,也没人担心着不着凉,随即于睿又想到,看这样子,这孩子怕是个庶子,身份地位摆在那里,也求不来什么好的待遇。念及此,于睿心下对这个孩子多了几分怜爱。
 
那孩子自于睿收回手后便垂下了脑袋,最后于睿还是不忍心,伸出手摸了摸团子的头,暴露在空气中的头发有些冷,不过却是非常柔软的触感。于睿感到团子动了动,接着听到一声微不可闻的“娘亲”,声音里竟带着哭腔。
 
想到沈家老爷的传闻,于睿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大人的恩怨,最后苦的还是孩子。
 
“孩子,你叫什么名字?”于睿放开手,柔声问到。
 
团子抬起头,看着于睿的倾世脱尘的面容,伴着这漫天飘雪,就似神仙一样,他睁大双眼,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还没来得及开口,眼泪却先一步落下,没有一般小孩子的哇哇大哭,只是轻声啜泣。
 
这团子忽然跪了下来,用衣袖胡乱地擦了几把眼泪,重重地在地上磕了头,道:“神仙姐姐,求你,让我娘亲回来好不好,阿鹤……阿鹤会认真念书……再也不要不听娘亲的话……怎么样都好,神仙姐姐,求你,让我娘亲回来……”说到最后,这孩子已经泣不成声。
 
于睿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个样子,没有办法,她从来没有哄过小孩子,纯阳的小弟子在她的面前从来不会变成这副样子,就算遇上了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哄,正犯难,就见一中年妇人跑进院中,将团子扯进屋,嘴里还念叨着什么,等屋里再没有孩子的哭泣声,这老妇才毕恭毕敬的走出门。
 
“真人见笑了,小公子自夫人去世后便得了失魂症,受不刺激。刚刚在真人面前失礼了,真人莫怪。”那老妇身子弓得很低,似是生怕得罪了这纯阳宫来的贵客,说话也战战兢兢的。
 
于睿看着老妇的样子,估摸这人挺护着那娃娃,心道,那娃娃虽表情呆滞,但目光清明,瞒得过这一大家,不是聪明过人,就是活的如履薄冰。不过于睿并未点破,只是笑了一笑,道:“今日我与小公子有缘,这些小事无须在意。不知小公子的名字?”
 
“这……”老妇直了直身子,一脸为难的看着于睿,这表情倒是真实。很快,她又低着头,有些为难地说道:“小公子出生不如沈琛少爷,真人怕是错爱了。”她这话倒是圆滑,推了于睿对沈小公子好奇,又捧了沈家大少爷。
 
听到这儿,于睿也不再说什么,只是对着那微开着的门缝翩然一笑,转身踏入漫天飞雪的门外。
 
老妇看着于睿走远了,才转身对着趴门缝那偷看的沈小公子招呼。
 
“沈哥儿哎,你怎么这么不然季妈省心哦!那于真人是你招惹得起的吗?”老妇一把抱住奶白的娃娃,一脸凄苦疼惜之色,但眉头紧锁,似乎也有些责罚之意在里面,反正全然不见之前的恭敬。
 
那换作沈哥儿的娃娃,正是沈家庶出的幺子,沈临鹤。
 
沈临鹤在季妈的怀里没什么多余的表情,不过伸出了小短手拍了拍季妈的背,道:“阿鹤没有惹真人,阿鹤只是想娘了。”他语气平平,像只是在念一句写在纸上的话,木讷得不像有温热血液的人类。
 
季妈闻言已是满眼泪光,沈临鹤的母亲去世已有好几年了,以前她的小公子还能跑能跳,如今却只爱一人待着发愣,怎么也逗不笑了。沈老爷自夫人去世后也没有再过问过沈临鹤,真是比对曾经的那些莺莺燕燕还要无情。她是看着沈临鹤长大的,你说养个小猫小狗,养个七八年也养得出感情了,更何况是个人。
 
“沈哥儿,咱们活给夫人看,活给大夫人看!”季妈吸了吸鼻子,她还是疼这个孩子的,手上将沈临鹤抱得更紧。季妈虽然不能给沈临鹤如同嫡子那样的生活,也是尽心尽力的照顾,遇上了大夫人对沈临鹤的责罚,她之后总会加倍对沈临鹤好。想到这些,她抱着沈临鹤的身子甚至有些颤抖。
 
“季妈,阿鹤想和真人走。”
 
季妈听到这里,愣了下,然后放开沈临鹤,脸上尽是惊异之色。
 
“沈哥儿,过完年你就可以去念学堂了。我家沈哥儿是会考状元的!”季妈惊呼道,在她的认知里,沈家已经有了钱,可仕工农商,沈家再有钱也不可能和官府作对,可一年前沈二少爷中了个秀才,不过也是个庶子,他竟也可以在沈家挺直腰杆走。经过这件事之后,季妈就觉得只需要沈临鹤像大少爷二少爷那样读书,考取功名,将来一定可以在沈家挺起腰杆做人。
 
沈临鹤摇了摇头,道:“阿鹤……想和真人走……”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