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BL同人 >

亲爱的人 作者:binglunwan/小淡/小淡Tetsuya

发布时间:2015-04-23 11:32 类别:BL同人

黑篮温馨
 
 
绿黑,IF设定,温馨向
 
Chapter1
哗──
大雨没有任何预兆地倾泻而下,天空转眼之间被厚厚的云层还有水幕所遮掩,远方不断传来低沈的雷鸣。
完全无法想象,十分锺之前还是晴朗明媚的蓝天。
黑子皱著眉头招呼孩子们赶紧进屋。小家夥们大部分都听话地停下进行了一半的游戏,往保育院的小房中跑去,不过也有两个顽皮的男孩子冒著雨你追我赶,完全忽视了老师温和的劝诫。
年轻的保育员老师眉宇皱得更紧了。
“你们两个给我适可而止。”黑子发动misdirection闪身将两个贪玩鬼逮住,一个抗在肩上,一个架在腋下,快步往房间里走去。这个时候,遥远的雷声也近了,一道惊雷在头顶炸开。似乎在和雷电相呼应,下坠的雨点变得更急更凶,打在身上甚至有些微的痛感。
“唔……”肩上的孩子打了个寒战。黑子立刻褪下身上的外套,还有内里薄薄的衬衫,将两个孩子给简单包裹起来,几乎是跑著冲了回去。衣服上带著主人皮肤的温度,两个小家夥不冷了,乖乖趴在年轻的老师身上,两人在黑子看不到的地方互相做著鬼脸。
“黑子老师,辛苦了。”
和黑子搭档的铃木是一位有著浅棕色齐耳短发的女性,非常温柔,特别喜欢小孩子。今天本来是铃木负责带C班的小朋友去後山的树林做游戏,由於她身体有点不适,黑子便体贴地代替了她的工作。
谁知道,本来很美好的天气,会突然下起磅礴的大雨。
黑子淡然地点点头,接过铃木递过来的干爽毛巾。没有管自己还在滴水的头发,黑子害怕孩子们受凉感冒,三下五除二给淋湿得最厉害的小家夥擦干头发,擦拭身体。直到所有的孩子都换上了干净的衣服,蹦蹦跳跳又聚在一起玩游戏,黑子这才空闲下来。
头发不知什麽时候已经干了。原本浸湿的衣服贴在温热的皮肤上,经过半个多小时,也干得七七八八。
脑海里浮现出同居恋人板起的面孔,“湿衣服不换最容易感冒,尤其是霉运当头的水瓶座”,黑子不禁苦笑。
如果被那个人知道自己又乱来了,一定会生气的吧。
Chapter2
正在穿手术服的绿间真太郎打了个大大的喷嚏,一个不小心,手边蓝色小鸡幸运物落到了地上,骨碌碌打了好几个滚。
怎麽感觉有人在念叨自己?
绿间手术的搭档──高尾副教授从门外走进来打算换衣服,拾起滚落在地上的小布偶,递给一脸凝重的同僚,“真少见啊,没想到小真你这麽冷漠的人,也会有人想~念~你~呢。”换上消毒过的手术服,高尾慢条斯理戴上特质的塑胶手套。
“听说,打一个喷嚏是有人想你,打两个喷嚏是有人在你背後说坏话,打三个喷嚏──”拖长了尾音,高尾瞥了一眼绿间,看到他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却支起耳朵的模样,噗地笑出声,“连著打三个喷嚏肯定是感冒了嘛,这还用问。”绿间瞬间反应过来,自己又被这个恶劣的同事给耍了。
家里有个表面乖巧实际倔强得要死的恋人,医院有个表面混账实际也混账的同事,绿间忍不住重重叹了口气。
换好手术服,两人往手术室走去。高尾是个静不住的人,一路上都在找话题和绿间聊天。
手术室门口,病人的亲属等在外面。阵容强大,祖孙三代都到齐了。年迈的婆婆明显是患者的母亲,还有两个年幼的孩子,圆嘟嘟的小脸蛋可爱得紧。梳理整齐的端庄女子看到绿间,冲著他深深鞠了一躬。
她是病人的妻子。
据说夫妻二人是儿时的青梅竹马,如同灵魂半身般深爱的伴侣。
走进手术室,高尾继续喋喋不休。
“说起来,那个想念小真的人,不会是你老妈吧?”
“……”
“不是母上的话,那麽,难道是你女朋友?”
听到“女朋友”三个字,绿间有刹那间的晃神。很快,绿间端正的五官又恢复了那张古板的面瘫脸,“你想多了。”
他没说谎,那个人的确……不是他的女朋友。
虽然是恋人,却是个和自己同样性别的,男人。
尽管这个社会开放了很多,却依旧没有到两个男人能光明正大在街上拥吻的地步。绿间从未对任何人说起自己的恋人,就算被人问起同居的黑子,他也只会不咸不淡地说一句“初中篮球部的同学,现在合租一个公寓”这种礼貌疏离的话。
这麽多年来,绿间从未想过要将这份恋情公之於众,一次都没有。
这样比较好,不管是对身为保育员老师的他,还是对身为医生的自己。
人是社会性动物。他们需要工作,需要挣钱,需要他人的尊重和认可,需要家人的理解与支持。
一旦恋情曝光,得到的那一点点自由,比起失去的一切,实在是太过微不足道了。
站在手术台前,绿间没有看护士拿过来的病历,因为他早已将病人的一切都牢牢印在了心中,清晰得如同篮球场上三分球的轨迹。
身为主刀医师,绿间冲麻醉师,副手医师,还有协助的护士点了点头,“开始吧。”
如果不能在大街上、人群中尽情说出那句“我爱你”,那麽,他愿意用一生的时间、一世的爱恋,来诠释这三个字。
Chapter3
黑子头有些发昏。
身体感到一阵阵的寒意,手心和额头却热得发烫。
这种感觉,明显是感冒了。
铃木看到黑子苍白的脸色,伸手轻触了他的前额,惊人的热度让她有些手足无措,“呀,你的额头好烫!”黑子也觉得自己实在有些撑不住了,走路都双腿发软。连喝三杯水,喉咙依旧火烧火燎地难受,黑子不禁苦笑。
继续强撑著也不好,如果将感冒传染给了孩子们,就更糟糕了。
“我先走了……”没等黑子说完,铃木一个劲儿地鞠躬,“请您赶紧回去休息吧!说起来也是被我拖累的……实在非常对不起!”
对上铃木歉意的目光,黑子让她不用担心,自己睡一觉就没事了。换下保育员的制服,黑子礼貌地与同事们告辞。
蓝发青年打著一把带著碎花的小伞,据说是今天水瓶座的幸运物。雪白的衬衫外面批了一件浅绿色的夹克,配上样式简单的牛仔裤,看起来实在不像一个工作的上班族,干净的气质更类似一位学文的大学生。
拿出手机,“绿间真太郎”的名字在最上方。黑子盯著那个闪烁的名字看了几秒,略一犹豫,还是将手机合上,慢慢往地铁口走去。
绿间买车的当天就用独有的别扭口吻告诉过他,有什麽事随时可以打电话让他来接。这个特权黑子一次都没有用过,虽然现在身体状态实在谈不上好,想到绿间可能在手术中或者看诊中,黑子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他从来都不爱给人添麻烦。
不管好友黄濑凉太说了多少次“被小黑子依赖的话小绿间会很开心”,温和的青年依旧放不下心中那一点小小的倔强。
哪怕是随时都会被拥挤的人群踩脚,感冒越来越严重的现在,他也不打算找恋人示弱或者撒娇。
地铁高速拐过一个大弯儿,狭小空间里,拥挤的人群中发出几声惊呼。
有人没站稳,一不小心推搡到了周围的乘客。
黑子眼疾手快扶住了身边眼看就要摔倒的女孩。她穿著附近中学的制服,浅蓝色的格子裙非常可爱。黑子温和地询问,“你没事吧?”长期当保育员,蓝发青年的声音透著职业特有的耐心与温柔,冰蓝的眼带著淡淡的关切。女孩表示自己无碍,脸颊微微泛红。
“没事就好。”黑子将视线投到窗外。从玻璃窗的倒影,他很清楚那个女孩一直偷偷看自己这边,一副欲语还休的样子,不由得联想起中学时期吵著闹著要当自己女友的桃井。
他喜欢的人,从中学开始,就只有一个。
无关男女,只是喜欢他而已。
Chapter4
绿间主刀的手术进行顺利,已经到了最後的缝合阶段。
心脏外科是个很辛苦的科室,手术几乎都是三小时以上的加长型。饶是绿间身体素质过硬,精力高度集中几个小时下来也手脚发软。最後的缝合,他交给了副手医师,自己则来到休息室闭目养神。
他实在太累了,累得连喝水都觉得麻烦。
习惯性地掏出手机看了看,有几条简讯,一条是信用卡账单,一条是电费通知单,还有一条是广告。
没有那个人给自己的简讯或者电话。
绿间啪地合上手机。
门外的家属早就等在那里,一看到主刀的绿间走出来,立刻围了上去,眼底满是担心与焦虑。这种眼神,绿间看了太多太多,那是等待白衣死神宣判的眼神。
他言简意赅地告诉家属,手术成功了。
她们立刻喜极而泣,患者的妻子,还有颤颤巍巍的老母亲,不约而同地流下了眼泪,“太好了,实在是太好了……”
患者的一对儿女是双胞胎,长得非常相像,穿著一个样式的连帽衫。两个孩子看到妈妈满脸的泪,懂事地给她擦拭眼泪。女人欣慰地笑了,边哭边笑,那是喜悦的泪。
“绿间医生不好了,您快来──”
护士尖锐的呼唤像一柄尖刀划破了这幅温馨的画卷,绿间心底涌起不详的预感,飞速往手术室冲,快得带起了一阵风。
苍白的病床边,代表患者心脏跳动的曲线,化为一条了无生气的直线,刺痛了绿间的眼。方才那一家人欣喜的笑容在眼前浮现,他努力压下心头的酸楚,推了推眼镜佯装镇定,“这是怎麽回事?”
所有人的表情都难掩沈重。高尾简单说明了情况。
手术的确成功了,心脏搭桥非常顺利。但不幸的是,病人的肺部下叶突发性阻塞……
这种病例并不是没有,一千例中大概有一个案例。
绿间不得不与高尾一道与死者家属进行谈话。绿间几乎没有开口,而高尾则是努力将语气放缓,很详细地解释了一遍这并不是医疗事故而是医疗意外。
“简单地说,您的丈夫遇到了千分之一的情况,我们……”
端庄的女人搂著一双儿女,过长的刘海遮住了她的眼睛,神情看不分明。猛地,女人冲到绿间身边,一把拽住了他白大褂的衣领。那个爆发的速度和力道都很惊人,高尾在旁边想拦都没拦住,
绿间没有任何反应,平静地接受著这个可怜的女人撕心裂肺地哭诉。
“你说过手术成功了,你明明说过,手术成功了──”
“你这个骗子,你这个骗子──”
高尾有些看不过去,而绿间却摇了摇头,让他不要管,任凭这个刚刚失去丈夫的女人发泄。这件事的责任不在绿间身上,他也没有任何义务遭受女人的咒骂。医疗意外的发生不是任何人的本意,但它确实发生了。
悲剧也确确实实地,降临在这个原本幸福的家庭身上。
妻子失去了丈夫,儿女失去了父亲,母亲失去了儿子。
绿间沈默地接受著女人近乎怨毒的狠话,直到她诅咒道“你的爱人……”,绿间不等她说完,一个用力将人拉开,力道用得不重,却也绝对不轻。
被悲伤逼疯的女人这才恢复了几分理智,後退了好几步,捂住脸庞低低地饮泣。
绿间居高临下地看著她,眼底掩饰不住冰冷的怒意。
医患纠纷他经历得多,痛失至亲的绝望常常会让病人家属将怨恨发泄在主刀医生的身上。她们往往会忘记,医生也是普通的人类,不是万能的神明。
面对这些情绪激烈的控诉,绿间都是沈默应对,不反抗也不反驳。
但是今天,这个女人触及了他的底线。
诅咒他绿间真太郎,他可以忍耐;
但诅咒到他的爱人头上,咒骂到黑子哲也身上,他不允许。
绝对不允许。
Chapter5
一个多小时的地铁,黑子头疼得越来越厉害。忍著头痛欲裂,他坚持去便利店买绿间喜欢的年糕小豆汤。
然而,附近的几家便利店都售罄,黑子不得不打叠起精神跑去较远的一家超市,总算是买到了一周的分量。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