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BL同人 >

[堂良]画堂春+番外 作者:瑶以

发布时间:2019-05-11 21:51 类别:BL同人

强强情有独钟业界精英阴差阳错
 
文案
 
姻缘有份,夜战八方
十七相与,地久天长
 
鹤然立于,笑堂之上
周有良人,永伴身旁
 
致堂良——
无关风月情,
愿君共此生。
 
纯属虚构勿涉真人,圈地自萌不要上升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 yin -差阳错 业界精英 
 
搜索关键字:主角:孟鹤堂,周九良 ┃ 配角: ┃ 其它:
 
  ☆、第一章
 
  既落江湖内,便是薄命人。
  自打人气蹭蹭上涨之后,孟鹤堂上生怕这些虚无的东西导致自己业务荒废,赶紧拉着周九良在小剧场节目单上加了名字。
  小剧场仍然座无虚席,更别提今天还是七队小封箱的日子,光是粉丝送的礼物就摆满了小半个舞台,花团锦簇,盛况空前。 
  铺天盖地的赞美和仰慕纷至沓来,这么多人花钱费时地捧着他们,每个人都带着不顾一切的专注,几乎就要让人相信,这份狂热会永远继续了。
  可不知为何,周九良突然想到了师父提过的这句话。
  其实他不应该想到这句话的,甚至不该有所感触,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用心酸无奈的语气念出这句话,都有理由。
  只有他,不应该。
  因为他一路走来实在没有历经很多波折,原该经受的风霜竟都奇迹般的避开了他——他从传习社出来后直接跟了鹤字辈的孟鹤堂,十七岁,尚未赐字,就有了固定的搭档,实习期就在台上演出,不用在青年队摸爬滚打直接进三队,拜了三弦的师父又多了一技之长,然后从三队到五队,到如今七队孟鹤堂站在队长的位置上,他顺顺利利成为了七队的大梁。
  在人均步步血泪的相声界,没有几个角儿说不出一段亲身血泪史,他竟然顺遂地走到这个地步,不能不叫人惊叹这份运气。
  而原配的亲搭档孟鹤堂先生,又因年长他五岁,总是不自觉地- cao -着老父亲的心,连周九良也得承认,他早已习惯了来自身边人的庇护。
  很多时候,他都能看出同辈师兄弟们眼中的羡慕,也知道自己格外幸运。因为孟鹤堂在身边,许多条荆棘密布的道路,他甚至从未踏足。
  这么好的境遇,这么好的结果,可他还是想到了师父的这句话。
  在这样一个万分不该的时机里,演员和观众都满心欢喜,只有他冷淡地站在舞台一边,面无表情,仿佛有人挡了他下班的路。
  其实他也不明白自己在想什么,不知道心里这份难过从何而来。
  只是看着台上那个像是在发光的人,他忽然就会想起来,在五队的时候,孟鹤堂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那时他会到处肆意玩闹,活泼得像是花果山关了五百年的猴子,在封箱的时候捣个小乱,在舞台效果不好的时候就找饼哥抱怨,连两个人闹别扭的时候,孟鹤堂也不像现在这样主动迁就,而是会直接表露出不高兴,使- xing -子冷战,然后让四哥来调和。
  反正他们都知道,不管有什么麻烦或是出了什么事,后面有人兜着呢。
  周九良退立到舞台边缘,看着在台上侃侃而谈的搭档,灯光恰到好处地洒在那个人身上。
  光芒之中,那人一一地介绍了所有队员,脸上的笑意浅淡得体,举止言谈毫无错处。
  曾经那些个肆意飞扬的过往,在这一瞬间,远去得彻彻底底。
  眼前这个人是七队的队长,站在当年烧饼站着的位置上,也同烧饼一样挡在所有人前边,扛着压力忍着辛酸把七队带到了现在一票难求的好境况。
  可是要想求得好结果,没有谁是不用付出代价的。
  为此,他终于收起了一身的少年意气,从此笑容温润,神情隐忍,态度沉默。
  如此靠谱,如此成熟。
  如此陌生,如此遥远。
  周九良静静地望着舞台中间的人,隔着不到十步的距离,却像是隔了万丈深渊,让他觉得难以逾越。
  底下观众又起哄喊“九良来一个”了,孟鹤堂侧头,询问的视线看了过来。周九良神色不动,与他视线相接,只是轻轻摇了摇头。
  孟鹤堂马上回头看向观众席,笑着说:“九良累了,他早就到下班时间了,让他歇歇,我再唱一个好不好?唱个什么呢?《舞女泪》是吧,好……”
  这样的情形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只是常态罢了。周九良又往后退了半步,恨不得退进后台。他看着正在唱歌的那个人,心里默默地叹了口气。
  就这样吧。
  他不还是多年如一日地纵容着自己的脾气吗,他不是终于实现愿望站在更好的舞台上了吗,他不是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喜欢了吗?
  而且他知道,哪怕孟鹤堂表现得再如何稳重大气,也从来没有忘过五队的日子,否则他不会把七队的相处模式带的和从前五队相差无几,不会把队员纵得无法无天,在外头还得了个“被架空”的名声。
  虽然孟鹤堂从来都不说,但周九良心知肚明。当年烧饼怎么照顾队员,如今孟鹤堂就是怎么体贴周到,周九良自知做不到曹鹤阳那样无微不至,除了在舞台上承担主捧哏的责任,其他的都难以达到,所以他干脆换了个方式,选择领着队员们无法无天,以成全孟哥对老五队的怀念。
  至今为止,一切都很好。
  他深深地望着舞台上的人,不禁自我反思,人心再贪婪,也该有个度吧?
  何况陪他走到这一天的人是我。
  一直是我。
  该学会知足的,对不对?
  返场结束后,周九良如蒙大赦,赶快换了衣服想从后台出去。天色已经是深夜了,可没料到,外面竟然还有一群姑娘在等。
  好在夜色深沉,那些人没注意到门口的人影。周九良只看了一眼,趁人没发现,刚踏出去的脚就匆忙收了回来。他站在门内看了看手表,又看了看外面,一脸的不知所措。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