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BL同人 >

格兰芬多的秘密+番外 作者:杳北

发布时间:2019-05-13 21:16 类别:BL同人

强强奇幻魔幻原著向英美衍生
 
文案
战后,Harry在夜游时意外得到了一只Griffin。他带着它在万应室遇见了酿造魔药的Draco,一切发生的太快,Malfoy回到了五岁,故事开始。
「Harry,你会在这儿?」
「我永远,永远不会离开你。」
他有很多温柔不为人知。
他想他愿意为他做任何事。
 
内容标签: 英美衍生 强强 奇幻魔幻 原著向 
搜索关键字:主角:HarryPotter,DracoMalfoy ┃ 配角:RonWeasley,HermioneGranger,BlaiseZabini ┃ 其它:德哈
 
 
  ☆、第 1 章
 
  他在进行更多的夜游,在Hermione说他需要更多的心理治疗之后。
  「Harry,听我说,你比你想象的要更需要治愈。」她说,「人不能一下子松懈,放心,你紧张了太久,想想你曾经把整个巫师界担在肩上!」
  就像突然全世界都在提醒他他只有十七岁,终于他的生命不再只围着Voldemort转。
  他更加依赖夜游,他想要一个人,一个人呼吸。没有闪光灯,不需要回答无穷无尽的问题。他重复着我很好,我没事,谢谢关心,真的不用。他不在乎外面有多冷,现在已经是十二月,Harry只穿了衬衫和长袍——Weasley夫人去年给他的毛衣在箱子里起球。他无所谓地想,再过四天就要到圣诞节了,他会收到一件新的。
  他们都想把他锁在那里,每个人的视线范围内。他真的,真的厌倦了被各种该死的报刊杂志盘问决战的细节——即使Hermione和Ron帮他承担了很多。被无数次的检查他的身体,他突然爆发的魔力,他真的不是那么在乎这个。他知道他们爱他,不管是为了什么。Harry想他已经对公众展示了足够的力量,Tom Riddle的死证实了他救世之星那个愚蠢的名号——哈,只需要一个缴械咒。而他现在,真的,真的,感觉他没有该死的自己的任何空间。他也真的,真的,真的需要那个来呼吸。
  过去的大部分时间,他选择沉默,安静地帮助教授们复原城堡。决战结束后,他又回去了一次高锥克山谷,一个人,拒绝了Remus陪同的提议。他和他的父母,还有Sirius说了很多话,在曾经是他家的位置上停留了很久,这让他发现原来自己并没有忘记如何哭泣。那之后他拜托了Remus为这里建立了新的保密咒,即使这看起来什么也没有了,由Harry自己作为保密人。除此之外,他拒绝交流,甚至包括Hermione和Ron,更不用提Ginny。想到她,他感到一阵苦涩,她值得更好的,不是自己。Harry和她在一起的感觉更像是兄妹,总是有什么不对。他不想承认和她分开之后轻松了很多,即使那是事实。Ron不愿意,他当然更希望自己最爱的小妹妹可以和他最好的朋友在一起。但是现在,无论哪一方面,他知道他可能把自己完全封闭了。
  他在走廊里漫无目的地游荡,外面在下雪。Harry透过窗子看见被雪覆盖的魁地奇球场,泛着银光。他在认真地怀念那里——想念飞翔,想念自由的味道,他几乎忘记了那是什么感觉。现在,损毁的城堡基本恢复了原样,幸存下来的学生们也回到了Hogwarts继续未完成的课程。他讽刺地想到也许那个黏糊糊的、位于女生盥洗室地下的密室,会是唯一一处没有受到战争波及的城堡的一部分。他想他应该找个什么时间,下到那儿,放把火,或者是引发一场爆炸,把那倒霉的密室毁掉——没错,他会做的,Harry恶狠狠的决定,这是给Riddle的报答,让那个狗屁的地方和他一起下地狱。
  而现在,他正面对着一尊他从来没有见过的张大嘴巴的Griffin雕像,它就在那,正吸引着他。显然,Harry想,即便是战争结束后,伟大的Harry Potter依旧是一个最会吸引麻烦的精灵。经验告诉他,没有什么正常的事,是会发生在总是不正常的格兰芬多黄金男孩身上的。
  「该死的这是什么?」
  Harry皱着眉,茫然地看着自己身处的陌生空间——他只是单纯的想要在深夜的城堡闲逛,享受一下很少能拥有的独处时间。也许是再上到天文塔吹吹风,或者去厨房找些点心,随便什么——甚至是去禁林遛上那么一圈,但无论如何,也绝不应该是把自己再次置身于一个未知的密闭空间——这使他想起二年级那场绝对的噩梦。而他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吸引自己的Griffin雕像,七年来是他第一次见到,甚至这个诡异的拐角,在活点地图上也没有出现过。
  他开始反省自己什么都不想,就把魔杖伸进Griffin张开的大嘴里的举动是否酿成了大错。单单因为那使他想起以前Dumbledore办公室里的那个奇异的读思者。他见过他把魔杖伸进去,于是他就愚蠢的照做了。在他伸手进去的瞬间,便感觉到了指尖的疼痛以及魔法的刺痒,而雕像后原本与其他走廊无异的墙面也渐渐消失,他原本以为会是另一条密道,然而那却是一个他从未见过的密室。他的好奇心完全被勾起,坦白说他不会轻易被什么吓到了,即使他的脑子里有Hermione在大喊大叫,责备他太不小心,行事像巨怪一样鲁莽,但那不足以阻止他。Harry踏步走了进去,没有太多迟疑。
  他挥了挥魔杖让墙上的火把亮起,Harry眨了眨眼,审视起现在他所处的环境——他不相信这个千年的城堡会存在一个毫无意义的空房间,何况进入这里的关键,是一只与格兰芬多有关的Griffin。
  突然他脚踩的地面开始隆隆作响。
  「该死,我打赌我有麻烦了。」
  ——他的坏预感一向天杀的准。
  他猜测是被雕像吸收的血液触发了什么保密咒,密室内几乎是在瞬间由房间的中心为源起了一层雾气,他的第一反应是博格特,那个东西又变成了摄魂怪——Harry本能的转身想要离开这个莫名其妙的地方,却发现入口已经消失了。他只好放弃地等待着,做了最坏的打算,甚至是Voldemort再复活一次他都算在了可能- xing -内——当然不会那么糟,他不会选择一个由Griffin把守的密室,只是明天的预言家日报也许就要刊登一则救世之星——Harry Potter神秘失踪的头条了,他想。Harry内心来自格兰芬多的冒险精神正推着他向着雾气的中心靠近,而斯莱特林的部分又在催促着他至少先做些什么保护自己。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