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我哥爆炸了 作者:给我买个饼

发布时间:2019-05-12 22:06 类别:现代都市

都市情缘
 
文案:
     你是存在于我血液里的人。
 
练文笔的小故事。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栖,秦何然 ┃ 配角:许虚 ┃ 其它: 
 
 
 
  ☆、第 1 章
 
  
  0.
  世界上总有那么点人或事物让你念念不忘。
  它就好似血液,活在你的脉搏之中,缺之不可。
  1.
  许虚站在警察局门口,凝视着警察局的颇为熟悉的大门,整个脑袋都在疼,感觉里面脑花正在狂欢,疯狂摇摆。
  她手上拿着手机,显示出来的是她哥半个小时前传来的讯息:我又被抓了,XX警察局来救我。
  ……说的倒是十分坦然哈。
  许虚叹口气,认命走到警察局接待处,开口:“您好,我又来……赎我哥回去。”
  那警察应该是位新来的,没见过许虚,但是一见许虚眉目,那立刻了然:“哦——您是许栖家人是吧?来,跟我们这边走。”
  他带着许虚往里面走,边走还边跟许虚唠嗑:“哎,不是我说,这许栖这可是第三次打架斗殴进来了,下回要是再进来一次,那这事就不是你们来领人交钱这么简单了啊。”
  “许小姐您好歹也管管您哥,都成年人了能不能别这么激动,下回动手的时候先问清楚原因,别搞得为了一个泡面把人家胳膊都差点打折咯,你们许家……”
  警官年纪有点大,难免习惯站在老一辈人的立场上唠唠叨叨,许虚强颜欢笑听着,一个劲点头:“对,对…您说的都对……这可不嘛!回去就教训他!”
  表面上这么说,许虚心里想这许栖不如赶紧死了拉倒,省的天天找事给她忙活。
  2.
  都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母亲这辈子的贴心小棉袄,哥哥心中的小天使。
  许虚觉得自己可能是父亲上辈子的仇人,母亲这辈子的拖油瓶,哥哥心目中的折翼天屎——也就是天上掉下来的狗屎。
  生许虚那会她妈正为她那叛逆的哥哥烦的要死,而恰巧许虚跟别的孩子不一样,出生的时候哭声滔天,响彻整个房间。
  凌晨一点,孩子的哭声把整个医院的人都快吵醒了这事还是头一回见。
  许父抱着许虚一直“嘘嘘”的哄着,从那之后她就被取名叫许虚,而她那烦人的哥名字倒好听,许栖许栖,择良人而栖。听闻外公外婆原本打算给她取个与她个对应的名字,叫许桐,谁知许父临门一脚,从此许虚听起来就很虚。
  不过许家父母基因很好,许虚长得妍姿艳质,走出去也艳压群芳,可一回到家跟她哥一比,她长得那才叫跟玩似的。
  许栖比她大两岁,叛逆期与生俱来,打小就是混世魔王,一岁拆电视,二岁拆电脑,三岁有会撕了她爹的私房钱,那简直是没把他往死的打就算仁义至极了。可许虚不知道她爸妈怎么想的,放着乖巧可爱的女儿不要,偏偏独宠许栖一人,搞的许虚有时候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亲生的。
  但兄妹之间总会比跟父母之间熟悉一点,也就更没隔阂一点,彼此都知道一点对方的小秘密,比如说——
  许虚把许栖从警察局捞出来,一路上眯着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许栖:“说吧,怎么回事。”
  许栖叼着一根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的烟,含糊地说:“还能有啥事,不就是为了一泡面吗?”
  他半阖着眼,散漫又慵懒,可他眼尾上翘,无端添了几分浓艳,桀骜不驯的模样。
  兄妹两站在一起,纵是许虚本人也不得不承认,跟她哥一比,她长得的确差远了。
  兄妹两朝夕相处二十年,瞧见许栖这模样,许虚用脚指头想也知道他没说实话,不过许虚也不急,随口问了一句题外话:“秦何然没事吧?”
  许栖立刻不屑的道:“他能有啥事啊,被我护的好……”
  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猛然意识到被自家妹妹套了话的许栖低下头,盯着自己的鞋尖不语了。
  许虚叹口气,心想许栖还是许栖,遇见秦何然的事情就像变了一个人,永远冒冒失失,无法冷静。
  许栖喜欢秦何然,这是只有兄妹两人才知道的秘密。
  3.
  许虚知道这秘密的时候才十二岁,已经上了初中的许栖周末的时候在家里组织学生读书大会,洋洋洒洒带来了一群人,清一色的十四岁小伙子。
  许家家底深厚,拥有个独立后院,这是当时许多小朋友们都羡慕嫉妒的。
  十来个看起来活蹦乱跳的小猴子中,秦何然无疑是其中最醒目的。 
  他十四岁的时候就已经一米七八,在一群身高堪堪一米六左右的男生中十分明显。他身材颀长,模样清秀,最引人注目的是他的那一双漂亮的桃花眼,笑起来眼睛跟会说话似的,勾人心魄。
  许虚那会也是情窍初开,但是对这样一位哥哥思来想去,也就只有两个字——好看。
  整个读书会整整持续了一整天,那会正是夏季,傍晚的微风恰巧是最舒服的时刻,年幼的许虚端着西瓜去找自己的哥哥,无意中碰见了令她惊讶的画面。
  同学们已经走的差不多了,整个后院就只有秦何然一人依靠在树下双眼紧闭,呼吸平缓,显然睡的正熟。
  许虚刚想上去叫他起来回家啦,就瞧见自己哥哥畏手畏脚的走了过去,左顾右盼,生怕有人发现似的,最后蹲在秦何然旁边,轻轻的……在他脸上留下一吻。
  许虚年纪小,却也不笨,当时悄悄的退了回去,等到后来秦何然醒了之后告别回家,她这才在半夜偷偷摸摸的敲了许栖的房门。
  这是许栖整个学生时代的秘密,也是唯一只有许虚知道的秘密。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