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公寓出租+番外 作者:lco

发布时间:2019-05-13 21:15 类别:现代都市

情有独钟都市情缘
 
文案
 
杨翊为了增加收入招了一个舍友,收租脱贫的日子还没过上几天,室友嫌晦气退租了。
杨翊:“……”
 
又过几天,杨翊拥有了 一个新室友,新室友人帅嘴甜,厨艺满分外加各种装逼技能,瞬间改善杨翊的生活情调。
然鹅,这位新室友却好像与几起命案有所牵连……
 
尤烜(攻)X杨翊(受)
1V1,HE~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杨翊,尤烜 ┃ 配角: ┃ 其它:
 
  ☆、第 1 章
 
  高峰时段,中院的电梯挤得不行,杨翊牵着小车车已经等了十分钟,依然没能挤进电梯。
  他们庭所在的楼层正好在中间偏上的位置,不管是上还是下都很难等到有空位的电梯。
  平时他走下去也可以,但今天还有一张铁制的小车车,杨翊虽然是个成年男- xing -,也没有勇气能把这车扛下去。
  这个车跟工厂里面的运货小车差不多,几个小轮子上面盖着一块平板,靠人工推动。在工厂这车就是用来运货的,而在法院它的出现就意味着新的卷宗来了。
  诉讼爆炸,无论是基层法院还是中院每天都要接收无数的案卷,然后由各庭的内勤去一楼立案大厅领取,再带回自己的庭室分发给各位法官。
  这活是内勤的,但杨翊他们庭的内勤最近休产假,也不知是谁拍板的,总之等杨翊知道的时候庭里已经决定好了——由杨翊来暂时补上这个空缺。
  杨翊去年毕业自一所师范院校的二本专业,目前是东立市中院一位聘任制的书记员。
  工作内容都是些鸡零狗碎的东西,但凑在一起也足以令人疯狂,工资也低得离谱。
  好不容易等到了电梯空缺,杨翊赶紧乘了上去,小车车有些占地方,电梯里的人皱着眉腾出位置。
  杨翊左一句“不好意思”,右一句“谢谢”。
  电梯里除了杨翊之外都穿淡蓝色衬衫制服,没穿黑袍,应该是民庭的法官或者书记员。
  杨翊不认识他们,就默默地站在门侧,过了会听他们聊天,似乎是要去另一个市办案。
  难怪一下子这么多法官一起行动,杨翊随意一想。
  电梯下行速度还挺快的,没多久就到了一楼,杨翊等人走完之后才拉着小车车出去。
  立案大厅吵闹得不行,杨翊单是靠近些都觉得头疼。门口还有一个中年妇女睡在地上打滚又哭又闹,女书记员们相互看看没有办法,只能将巡逻保安叫了过来。
  保安想要拖着中年妇女出去,结果被骂了个狗血淋头。
  杨翊从侧面悄悄经过他们,终于进入了立案大厅的柜台内部。
  柜台内的书记员们都忙疯了,也没空搭理杨翊,杨翊只能先站着,好不容易才瞅到一个空隙,赶紧上前抓了立案的书记员问:“我来领民四庭的卷。”
  “黄姐呢?”书记员楞了一下问道。
  “黄姐要休产假,我来替班。”杨翊解释道,实际上前几天领卷的时候黄姐带他过来认过脸,可惜这位书记员已经没记忆了。
  “哦。”书记员想了起来,应了一声,打印了一张清单拍在一摞高高堆起的卷宗上,“民四庭的卷,你核对一下。”
  他们民四庭主要处理劳务纠纷,卷宗都是本市内各基层法院送过来的,数量多得恐怖。
  杨翊一份一份清点核对,等站起来的时候腰都酸了,签字之后跟书记员打了声招呼推着小车车出去。
  这会那个闹事的中年妇女已经不见了,一个律师正在登记签字,说约了某法官。
  正好杨翊经过刷卡开门,他就蹭了杨翊的方便也溜了进去。
  律师是个凸着肚子的中年秃顶男人,面容有些一言难尽,但很是热情,跟杨翊并行攀谈,得知杨翊是民四庭的书记员之后态度更发热情了。
  等电梯又是一番功夫,这位健谈的律师差不多把自己的人生经历都给杨翊报备了一遍。
  聊天中得知这位律师竟然还算是杨翊的学长,他们毕业自同一所本科院校,但律师考研连考几年下了一番苦功夫外加运气爆棚,顺利上岸进了五院四校之一,现在在做律师,工作了差不多四五年。
  这次他所接手的有个案子被送到中院来了,而且刚好就是在民四庭,他今天过来问问情况,以及复印一点资料。
  杨翊在心里默默算了算,按律师的说法他应该也就三十岁上下,但单是看外貌起码也有四十了……
  杨翊突然想起来一个段子——学法挺好的,就是头上有点凉。
  他们都是去民四庭,临下电梯之前律师还加了杨翊的微信。
  杨翊知道这律师处理的案子是哪件,他之前分卷的时候看过,现在听着律师提了几句几乎都能对得上号,只是这些内容没有必要跟律师多说,于是杨翊就没有提及。
  他们庭内差不多每位法官都配有一个书记员,三个或两个法官共享一间办公室,而书记员们都被放置在同一间大办公室。
  杨翊回到办公室,里面的书记员们忙成一片,有人斜眼瞄到杨承推回来的卷宗发出了哀嚎,“又有这么多?!”
  “我上个月都卷都还没订完,落泪了。”
  杨翊回到自己的位置,登录内网,找到案卷的分配情况,再按着内网的分配将卷宗整理出来,逐一送交给各位法官。
  这活没有任何难度,就是烦,送卷的时候还容易被法官抱怨。
  内勤除了要处理本职的书记员工作之外,还得应付庭中大大小小的杂事,非常繁琐。上一任内勤的脾气火爆一点就炸,基本每一天都会把法官跟庭长拉出来暗地里骂一遍,可能跟工作内容也有些关系。
  杨翊目前还没有想要炸毛的想法,也不觉得烦,将卷宗分成几摞放好,又核对了一遍,然后开始满庭送卷。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