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现代都市 >

反守为攻 作者:顾了青

发布时间:2019-05-14 21:30 类别:现代都市

甜文都市情缘业界精英悬疑推理
 
文案
 
连续三起普通车祸同时将他们卷入了一场惊世- yin -谋。
这是牵涉人- xing -黑暗与纯良的伦理悲剧、乃至社会惨剧。
也许,身边的好人都有不得已的苦衷,才会犯下滔天大罪,可依然是无法原谅的罪恶。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业界精英 甜文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夜,温良辰 ┃ 配角:郑翼,梅昕,鹿云 ┃ 其它:
 
 
第1章 单方面重逢(1)
袭夜,京州最奢华的夜总会,座落在灯火辉煌的解放西路。形形色色的人在此进出,瞬息万变的脸与周围五彩缤纷的霓虹相映成趣。没有人会阻拦你的脚步,只要你有能力支付自己的逍遥,但有些人即使你出得起价也得不到人,他不受约束,活得潇洒恣意。
一辆深黑色劳斯莱斯从黑夜的街道上飞驰而来,戛然停在袭夜的门口。
门卫瞥了眼车牌号,非常上道地亲自过去拉开了车门。修长铅直的小腿踏向地面,脚腕下是黑色铆钉短靴,上配浅黑色紧身牛仔。
男人从后座弯腰走出,直起身,整了整上身的棕褐色休闲风衣,向门卫抛去一个妖媚的笑容:“谢啦。”
门卫像是见怪不怪,微微点头笑着回应。但很多刚刚从袭夜大门出来的客人却是忍不住地窃窃私语、指指点点。
那男人身形高挑,肌肉匀实不显纤瘦,白皙的皮肤在灯光下仿佛自带发光体,眼眸中星光绚烂,一笑起来会从眼角露出丝丝妩媚。可偏偏脸颊上有两个大大的酒窝,可爱与妖娆兼备,纯真和风情同行。普通的风衣也让他穿得潇洒自如,一副不失劲道的姿态。在圈里,这可以是诱人的受,可若做起攻,恐怕是魅惑和凶悍共同爆发,任谁都会有些抵挡不住。
他是袭夜的当红头牌,白夜,规矩众多,有些人等一年也不一定见得到人,甚至是不少隐瞒- xing -向的集团高层,都并非是出了价就能得他身。
听说,入他门的第一条件是,顺眼。令垂涎者欲哭无泪,这样任- xing -的话也就白夜说得出口。但凡是接触过的,都是食髓知味,有人特意抬高价码就是为了让别人碰不起他。
可是,做了这么多年,谁也没见他动过心,天价的礼物总是被他扔进二手市场换成了钱。再多的甜言蜜语和诚心诚意都被他一笑而过。
他仿佛生来就是属于袭夜的黑暗之光。
 
袭夜大门是木雕红漆,暗夜星光下点缀了荧光的雕梁画栋令它更像是一栋穿越了时空的古建筑,穿梭在门口的人不过就是那些不甘心飘散灵魂的魑魅魍魉。
如妖如魅的白夜走进大门,忽然里面冲撞出来一个人,他快速避开,那人像滚筒一样从台阶上摔了下去,痛得哎呦直叫。
“找死。”门口有人冷冷地笑着。白夜寻声一望,不由得暗挑眉峰。
那人估摸是而立之年,面貌并不出众但气质独特清冷,丹凤眼微微眯起,目光淬利如锋,令人一眼生畏。
男人用自己的黑色衣袖缓缓蹭了蹭手臂上的灰,突然转头看向了白夜,眸光一凛,不知想起了什么,笑容竟然蓦然转温:“是你?”
这一类人,白夜见得多了,莫名说着相熟的话搭讪,实际上根本不认识,但笑容和目光分离得这么快的,却是第一个。他一时有点弄不懂这个人在想什么,这种烂熟的对话他有必要回答吗?
想着,白夜就头也不回地走进夜总会。那男人望着他的背影看了一会,舔舔干涸地唇瓣,一步一步走下台阶,脚步稳得奇异,眉宇间莫名散开一抹笑意。
 
“小夜哥,今天好早哦!”刚走进去就被覃兰挎住了肩膀,笑嘻嘻地问他,“冬冬要生日了,有什么好点子?”
覃兰是夜总会的酒女,可爱萌系的妹子。冬冬是个MB,非常纤瘦,- xing -格也柔弱得多,常年会遇到有SM倾向的客人,又不懂得拒绝,一旦白夜不在就没有人帮他抵挡,所以常常生病,整个人都是不温不热的颓丧状态。
白夜问吧台要了一盒牛奶暖胃,边拆盒子边说:“冬冬最喜欢绒毛玩具咯,他家里那床都已经不是给他睡的了!你们就去给他淘些他没有的吧。”
“等等!”覃兰勒住白夜的脖子,双眼瞪得滚圆,“你不自己准备了?今年可是他二十五岁生日!”
白夜无奈地耸肩,扒开覃兰的手臂,露出两个大酒窝,苦笑:“你知道这里只是我的兼职,过两天我要去H市公差,那么远根本不可能回来。”
他转身要走,覃兰一把拽住,“嗷嗷嗷~~”手臂被她扭着腰身晃动,还使劲冲他眨巴眼睛又放电又撒娇,“小夜哥哥,你就不怕有人来欺负你的冬冬弟弟嘛~~”
“好了好了……”白夜摸摸手臂,撸下一层鸡皮疙瘩,送她一对白眼,“冬冬比我还大一岁好不好?!而且我作为人民法医,这种兼职已经是很秘密的了,要是连工作都不去那是不是太没有责任心了?”
覃兰嘟着嘴不甘心:“我们都没你这么好的待遇!”白夜笑着去轻轻碰了下她的脸颊,哄道:“回来给你带礼物,好吗?”
“噢耶!”覃兰瞬间变脸高兴得一蹦三尺,“去吧去吧去忙吧,嘿嘿嘿。”她转身捧过一杯热水闪人。
“啧你也太没良心了!”白夜送她一个爆栗子拽着她衣领把她拖回来,笑道,“差点忘记问你,刚门口那男人什么情况?看着很嚣张。”
“哦你说那个穿了身黑衣服长得酷酷的那个?”
“对。”
“没什么啊!就是他出门的时候有人摸他屁股,哈哈哈。”覃兰笑了两下,觉得白夜表情不对,“你怎么?看上人家了?真的?假的?我擦不会是真的吧?!你你你!唔……”
白夜捂住覃兰的大嘴巴,狠狠瞪她一眼:“瞎说什么,陪你的酒去!”
“呜呜呜!”覃兰狂点头,白夜松手把她推开后再警告了一句就起身快步走了。覃兰在背后揉着脸嘀嘀咕咕:“那男人不是挺好的……”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