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玄幻灵异 >

水鬼 作者:熊叔

发布时间:2019-05-13 21:01 类别:玄幻灵异

恐怖幻想空间灵异神怪因缘邂逅
 
文案:
     我的命是水鬼给的,今生今世,挣扎不得。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灵异神怪 恐怖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杜寤生 ┃ 配角:元止 ┃ 其它:一群乡巴佬 
 
  1第一章元止
 
  杜寤生出生的时候,正是- yin -历- yin -时,鬼门大开,一个不详的婴儿。
  他的妈在那个鬼气森森的凌晨难产身亡。
  所以,他叫寤生。
  寤生寤生,换而言之,也有朝阳的意思吧?
  村里人揣测,他的妈不是难产而是吓死的,何以他爹丢下小乳娃不管只身去了城里?
  说吓死的那位信誓旦旦、有理有据,因为寤生出生和别人不同。
  他有三只眼。
  第三只,在眉心。
  婴儿眼睛未睁时,这只眼便先睁开了,眨巴眨巴,若用手摸还会流泪哩。
  怪物。
  吓跑了一干探望小婴儿的众人。
  连对他失了父母的同情都没有了,一干二净。
  这只眼,是天眼,也称- yin -阳眼,辨人识鬼,通- yin -阳两道。
  从此杜寤生留在了爷爷奶奶身边,留在了一座古老而历史悠久的小村庄。
  渐渐地,寤生眉心的第三只眼消失了。
  它融成了杜寤生双眼的一部分,从此一眼- yin -,一眼阳。
  他的孽缘是七岁那年开始的。
  刚开始只是几个调皮的同龄人揪着他不放,推推搡搡去抓他的脸。
  “听说你有三只眼啊,在哪儿?怎么不给我们露来看看?”
  “我没有。”
  他要跑,他们就追,这群娃一个个胆大包天,不知道谁扔了一块石头砸中了他的后脑,寤生整个人就跌倒在地。
  “跑啊,你怎么不跑了?”
  他们围上来,兴致勃勃,摩拳擦掌。
  寤生捂着后脑,退无可退,突然整个人僵着不动了,目光呆呆地盯着一人身后,脸色发白道:“你后面……”
  有人。
  脸色惨白惨白,手搭在你背上。
  她在你耳边吹气。
  她说“这娃长得真水灵。”
  那个小孩回头,哪里有人呢?
  “混蛋,敢骗我!”
  他们都是和他差不多大的稚嫩小孩,童心未泯,一颗心肠却黑得不能再黑,恶作剧一样去扒他的衣服,硬要找出传闻中的第三只眼来。
  哪里有呢。
  这是一个废弃的院子了,没人经过,一群小孩放肆地欺负欺辱他,想要将他的衣服扔进井里。
  就这样让他光着回家吧,羞羞羞,肯定有趣极了。
  “还我!”寤生挣扎着去抢,被按住了。
  “你想要?”拿着他衣服的孩子哈哈笑了几声,拿到井边,毫不犹豫松了手,“想要,自己来捡啊。”
  他们扬长而去,洋洋得意,欺负人的快感让他们愉悦极了。
  他们没想到,杜寤生真的去了井边,他望着井里黑黝黝的水,浮在上面的衣服,脑袋昏昏沉沉,就掉了进去。
  落水了。
  他知道自己浸在水里,轰隆隆地,耳朵鸣了,口腔鼻里充斥着刺激- xing -的感觉,呼吸不得,求生的本能让他挥舞着双手乱抓,抓到了一只手臂,就被什么东西缠上了。
  像海草一般的物什,拖着他的双腿往下去,到井底。
  被他抓住的那只手,也跟着往下沉,抖落了一身的青草,露出一个人的模样来了。
  一个和他差不多孩童,阖着双眼,穿着一身的乳白色的袍子,脸色惨白惨白的。
  全身的肌肤也是惨白惨白的。
  杜寤生睁大眼睛,吐出了几个泡泡,窒息的感觉涌上来,手却松了,被水底的孩童吓的。
  孩童的眼睛就是这个时候睁开的,乳白色的眼白,一轮黑色的眼珠子,漆黑的,像浓稠的墨一样化不开。
  他主动沉下来,拉住了杜寤生的手臂。
  井底的海草缠了缠,将两人都缠住了,从脚踝,大腿,腰部,肩膀,往上,一圈一圈,成了一个海藻球。
  杜寤生不能呼吸了,眼睛却睁得大大的,瞳仁里孩童的脸凑近了,吻了上来。
  给他渡气。
  孩童道:“想活吗?”
  想活,此后你都要同我一起,今生今世,来生来世,一命换一命,很公平。
  杜寤生根本就没有意识了,孩童歪着脑袋看了他一会儿,冷笑道:“我就当你同意了。”便露出虎牙,咬住了杜寤生的手指,逼出寤生的心头血,吞下了。
  孩童惨白的唇红润了起来,渐渐有了活人的气色,他笑眯眯地看着寤生手指的伤口渐渐愈合,道:“记住,我叫元止。”
  元止,寤生吐出一口气,睁了一只眼,看到了一个孩童往幽深的井底沉去,孩童的唇微张着,在看着他。“我叫元止。”他心底有个声音这么说。
  我叫……杜寤生。他又闭了眼,在心底回道,然后,便又失了意识。
  从此,他的手指上多了一枚小小的红痣。
  那一天落水,杜寤生是- shi -漉漉地走回家的,衣服都好好穿在身上,人却有些不大清醒,直到家门口,人把头一歪就倒在了地上。
  被抱起的时候,爷爷一探他的鼻息发现人已经没气了,这本是一件惊骇的事情,更吓人的是,老人家刚走几步,寤生喘了口气,吐出一汪水后又活过来了。
  虚惊一场。
  一天后,还是风平浪静的。
  过了几天,那群欺负欺辱杜寤生的小孩都陆陆续续患了病,最惨的那个得了绞肠痧,没挨过一个月就死了。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