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玄幻灵异 >

当红偶像改行捉鬼以后 作者:恋恋恋恋恋

发布时间:2019-05-14 21:36 类别:玄幻灵异

甜文系统灵异神怪
 
  文案:
  陆霜龄和队友盛宴不合,除了合作愉快其他都不愉快。然鹅有一天,不慎从台上跌落的陆霜龄即将半残,没抛弃他的却只有这个不合的队友。
  在医院躺尸的他得到了一个系统。只要完成系统颁发的灵异任务,就可以得到各种各样不可思议的奖励。让人意想不到的是……
  系统:您的队友盛宴已登记为系统能源提供者,请您立刻和他恋爱,用你们的爱情为我的能源供应提供保障。
  陆霜龄:?
  系统:能量不足我会关机,关机将导致您和我一尸两命,您还犹豫什么,赶快拿起电话,和他定下约会吧!
  陆霜龄:???
  系统:请您正确认识谈恋爱的紧迫- xing -和必要- xing -,努力攻克盛宴这座大山。为我们娘俩的生存打下坚实的基础。
  陆霜龄:谁和你娘俩!我选择死亡!
  陆霜龄从此踏上白天偶像,晚上杀鬼,还得抽空掰弯队友的死亡之旅。
  不V,大概十来万就搞完了,全文连载完后会重修一遍。写得很烂,去留随意。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系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霜龄,盛宴 ┃ 配角:鬼鬼神神 ┃ 其它:
 
 
第1章 跌落谷底
  两个月前,陆霜龄还是爆红组合1876里人气最高的成员,星途无限,可人生际遇无常,能把你送上巅峰,也能把你踢进谷底。
  在他们公司的集体演唱会上,陆霜龄因为工作人员调度失误,从舞台上跌落,当即昏迷不醒。演唱会立刻暂停,120迅速赶到,将他送往医院。
  经检查,他全身有多处骨折,其中右腿股骨、骨盆、右臂均为粉碎- xing -骨折。总之,整个人摔成了几十瓣。
  经多科室会诊,近十五个小时的手术,陆霜龄被医生钉上了一百多块钢板螺钉,把他一片一片拼了回去。
  现在距离受伤已有两个月,门口守候的粉丝已经散去。陆霜龄刚刚完成康复训练,忍不住躺在床上发起呆来。
  几天前,他的主治医生对他说,以他目前的恢复情况,今后基本不可能再上舞台,有极大可能留下残疾,建议他考虑改做幕后。
  他做了四年练习生,一年半现役偶像,人生的重心和梦想全部寄托在舞台上,如果不能再登台,这对陆霜龄而言不啻于死亡宣判。
  然而祸不单行,他的经纪人李升升告诉他一个坏消息。
  他的经济公司千机娱乐决定放弃他,同时放弃他的组合1876。
  1876组合对他意义非凡,和队友一起出道的信念陪伴他度过了人生最艰难的时期,放弃组合比放弃他更让他难过。
  然而最让陆霜龄伤心的是,他的三个队友中,被他当做好朋友的凌霄和李枫琦轻易放弃一起努力过的组合,还利用他受伤这件事大做文章,在媒体前面惺惺作态,三天两头发微博为他祈福,立起了好人品的暖心人设。实际上只在他受伤未醒,医院外媒体最多的时候来亮过相。
  后来就再也没出现过。
  反倒是他一直看不顺眼的队友盛宴没放弃他,坚持要等他出院,以双人组合形式再度出发,还为此推了几个戏约。盛宴因此惹怒小张总,他的个人行程除了实在推不掉的,剩下的统统被小张总强行取消了。
  现在凌霄和李枫琦是粉丝和网友眼里的好人。盛宴却因为得罪小张总,不能接受采访,微博控制权被公司收回,没有渠道向公众表达他对陆霜龄的关心。很多人骂他冷酷无情,甚至还造谣说陆霜龄就是被盛宴推下去的。
  看到这些恶心的新闻,陆霜龄气得发抖。
  可陆霜龄也没脸怪罪出言不逊的网友,别说他们,即便是自己,不也一直以为盛宴是个很冷漠的人,要不是受了这场大难,他恐怕还看不清。
  李升升说盛宴今晚会来看他。让他俩合计一下今后的打算。陆霜龄还十分虚弱,又接连遭受重大打击,心情低落到了极点。他本想醒着等盛宴过来,但躺着想了会儿事后,竟迷迷糊糊昏睡过去。
  好闷……重死了……
  呼……
  陆霜龄梦见一只肥得不像话的橘猫压在自己胸口,沉甸甸的让他喘不过气,他全身都动弹不得,喉咙发苦,一呼吸整个心肺火辣辣的疼。脸上痒痒的,是那只肥猫的胡须在他脸上蹭来蹭去。
  陆霜龄猛地睁开眼睛,还没完全清醒过来,就被眼前一张大脸吓得几乎尖叫,但他并没有真的叫出声,因为他的嘴根本张不开。
  那张脸白得没有一丝血色,凹凸不平的肿胀着,皮肤底色隐隐泛着青灰,眼球从眼眶中凸出,黑眼球特别小,眼白上的血丝粗得吓人。
  她的身体紧压在陆霜龄身上,脖颈以非人的柔韧- xing -向后折成九十度,眼睛定定看着他,目光中恶意满满。头发垂在陆霜龄的脸上,痒痒的,有几根还飘到了鼻子附近,让他直想打喷嚏。
  陆霜龄第一个反应就是去按放在左手边的呼唤器,但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的身体根本不听使唤,一动也不能动。
  鬼压床。
  陆霜龄立刻想到了这个词。鬼压床是一种睡眠瘫痪症,陆霜龄以前睡午觉的时候也经历过,他还记得自己当初查这个词条的时候,里面给出的缓解方法。
  先转动眼球,等手指脚趾能动了就好了。陆霜龄赶紧转动眼球,以期取回对身体的控制权。作为一个全身多处骨折,未来极有可能残疾的病人,他对不能动的恐惧甚至超过这个趴在他身上的怪异女人。
  怎么不起作用!陆霜龄在心中怒吼。无论他怎么转动眼球都是徒劳,他的全身没有一点听话的迹象,仍旧一动也不能动。
  女人看着他,歪了歪头,缓缓的笑了。
  陆霜龄心中升起一股凉气,汗毛“唰”一下全立起来,瞬间出了一身冷汗。她一笑嘴直接咧到了耳朵根,露出两排整齐得有些呆板的牙齿,唇角裂开的地方可以清晰看见泛白的皮肉。
  这……这还是人吗?
  他不会遇见真正的鬼压床了吧?医院可是经典见鬼场所……
猜你会喜欢....